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

| 思恩

事跡是對先進(jìn)集體、先進(jìn)人物的模范事跡進(jìn)行綜合整理所形成的總結性書(shū)面材料。既然這樣,那么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有哪些?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供大家參考!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

朱光亞1924年12月出生,湖北武漢人,1950年畢業(yè)于美國密執安大學(xué)。是中國原子彈、氫彈科技攻關(guān)組織領(lǐng)導者之一。他參與組織領(lǐng)導了中國歷次原子彈、氫彈的試驗,為原子彈、氫彈技術(shù)突破等做出了重要貢獻,后又相繼組織實(shí)施了核電站籌建(如秦山核電站)、核燃料的生產(chǎn)以及放射性同位素應用等項目的研究開(kāi)發(fā)計劃,并參與了“863計劃”的制定與實(shí)施。還參與了中國工程院的籌建工作,1994年以全票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首任院長(cháng)。曾任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主席、名譽(yù)主席,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第八屆、九屆全國委員會(huì )副主席。

1985年、1988年兩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獎特等獎,曾獲何梁何利基金1996年度科學(xué)與技術(shù)成就獎。1999年,中共中央、國務(wù)院、中央軍委授予他“兩彈一星功勛獎?wù)隆薄?/p>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2

1956年,新中國決定發(fā)展自己的原子能事業(yè)。這一年,朱光亞參與籌建中國科學(xué)院蘭州物理研究室(中國科學(xué)院近代物理研究所的前身),擔負起為中國培養第一批原子能專(zhuān)業(yè)人才的重任。

在錢(qián)三強的推薦下,年僅35歲的朱光亞走馬上任,出任九所副所長(cháng)、核武器研究主要技術(shù)負責人。此后他隱姓埋名數十年,在核武器研制這一關(guān)乎祖國命運的偉大工程最前沿,與王淦昌、彭桓武、郭永懷等科學(xué)家一起,在高原、深山、大漠的艱苦環(huán)境中組織攻關(guān)。在當時(shí)的科技人才中,朱光亞的工作層次最高,也最有戰略性、全局性。20世紀60年代,我國核武器方面的重要文件基本都出自他手。在這些文件中,朱光亞科學(xué)地提出了爭取在1964年下半年或1965年上半年爆炸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的奮斗目標,明確論證了核試驗的“兩步走”戰略,對黨中央作出決策起到了重要的參考作用。隨后,他又高瞻遠矚,組織于敏等人攻破了氫彈難關(guān)。

1963年8月,美、英、俄三國在莫斯科簽訂《關(guān)于禁止在大氣層、外層空間和水下進(jìn)行核武器試驗條約》,暴露出有核國家妄圖通過(guò)禁止大氣層核試驗阻止他國發(fā)展核武器的陰謀。風(fēng)雨欲來(lái),朱光亞當機立斷,提出將核試驗轉入地下,并先后組織突破了相關(guān)核心技術(shù),我國核武器研制工作得以繼續推進(jìn)。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3

在朱光亞的人生編年表上,出現最多的一句話(huà)是“主持某次核試驗取得成功”。然而,常人很難想象,朱光亞是如何“主持”的。

我國一共進(jìn)行了40多次核試驗,朱光亞曾經(jīng)30多次親臨現場(chǎng),早期還曾帶人進(jìn)入爆后坑道實(shí)地觀(guān)察。爆后坑道余溫猶存,放射性劑量很大,還隨時(shí)伴有塌方,他們“深入虎穴”,獲得了大量第一手資料。

1971年,一架攜帶氫彈的飛機飛臨靶場(chǎng)上空,駕駛員連試3次都無(wú)法把氫彈投出去。作為現場(chǎng)最高領(lǐng)導,朱光亞憑著(zhù)對核彈性能的深刻了解,果斷指示駕駛員帶彈返航。

讓一架帶著(zhù)解除保險氫彈的飛機著(zhù)陸,任何國家史無(wú)前例。萬(wàn)一引爆氫彈,后果不堪設想。

千鈞一發(fā)之際,朱光亞毅然拍板:“帶彈著(zhù)陸,我負責!”  經(jīng)請示北京的周恩來(lái)總理,飛機安全降落,氫彈毫發(fā)未損。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4

朱光亞一生獻身科學(xué)、尊重規律,始終以嚴細慎實(shí)、堅韌執著(zhù)的精神不懈探索、攻堅克難,求索進(jìn)取是他一生科學(xué)實(shí)踐的生動(dòng)寫(xiě)照。無(wú)論是身居高位,還是奮戰在科研一線(xiàn),朱光亞始終不改科學(xué)工作者的本色。在原子彈攻關(guān)時(shí)期,他一邊負責科研組織工作,一邊親自參與中子點(diǎn)火具體研究,既抓技術(shù)指導和業(yè)務(wù)協(xié)調,又抓隊伍建設和管理,既要親筆撰寫(xiě)規劃報告和科研工作制度,又要深入現場(chǎng)組織試驗和參與研制。從大處到小處,他始終把嚴謹細致、科學(xué)求實(shí)作為基本要求;同時(shí),始終把科學(xué)民主、大力協(xié)同作為攻關(guān)法寶,堅持博采眾長(cháng)、群策群力。

靠著(zhù)嚴細慎實(shí)、一絲不茍的科研作風(fēng),依靠科學(xué)民主決策和全國大協(xié)作,高效完成每一次大型試驗,攻克一道道技術(shù)難關(guān),快速實(shí)現了核武器的從無(wú)到有、從有到精。在他和老一輩科學(xué)家的言傳身教下,嚴謹治學(xué)、處事務(wù)實(shí)、大力協(xié)同的科學(xué)精神和科研作風(fēng)已成為科研人員代代傳承的寶貴財富。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5

在中國核武器研發(fā)那段最忙碌的日子里,朱光亞和家人聚少離多,后來(lái)即使在他遠離科研一線(xiàn),致力于國家科技事業(yè)發(fā)展的領(lǐng)導工作時(shí),他的閑暇時(shí)間也十分有限。

自20世紀90年代起,朱光亞身兼數職,每天奔波于不同的辦公地點(diǎn),出入于不同的會(huì )場(chǎng)。他的警衛員回憶道:“我有一年計了一下,他一年參加的會(huì )議大概有300多個(gè)?!?/p>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6

從一些記載中可以看到,少年和青年時(shí)期的朱光亞是活躍的,在重慶南開(kāi)中學(xué)就讀時(shí),他與幾位同學(xué)一起發(fā)起成立“真善美”小組,彼此相互激勵。當年的“真善美”小組成員后來(lái)有四位都成了院士。

那時(shí)的朱光亞還很喜好音樂(lè ),并與另外三位同學(xué)成立了四重唱小組。在西南聯(lián)大讀書(shū)和在美國密歇根大學(xué)留學(xué)時(shí),他都是校合唱隊的成員。那時(shí)期,他和同學(xué)泛舟、草坪聚會(huì )、唱歌、講演,留下了很多照片,他是中國留學(xué)生中的活躍分子?;貒鴷r(shí),他帶回了近百張古典音樂(lè )唱片,一到周末閑暇時(shí)就會(huì )放幾張聽(tīng)。

在北大任教時(shí),朱光亞還經(jīng)常和學(xué)生打籃球,球技惹人注目,還被人誤認為是剛入學(xué)的研究生。

“父親是個(gè)緘默的人,不愛(ài)表達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無(wú)論是對工作還是對生活,對時(shí)事什么的都不作評價(jià),不喜歡表態(tài)”,朱明遠說(shuō)。他試著(zhù)理解父親的緘默:“可能因為工作性質(zhì)改變了,由此也改變了他的性格。一個(gè)是工作需要保密,不能亂說(shuō),另一個(gè)是他的職務(wù)是在技術(shù)上拍板,關(guān)系重大,不能隨便表態(tài)。李政道在一篇文章里就提到過(guò),當年搞核武器的這群人,每一個(gè)都是帥,朱光亞作為‘眾帥之帥’能讓這群人配合得這么好,挺難得的?!?/p>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7

1964年10月16日,中國自行研制的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望著(zhù)騰空躍起的蘑菇云,朱光亞潸然淚下。當晚,他在慶功宴上喝得酩酊大醉?!斑@是他第一次喝醉,也是唯一一次?!敝烀鬟h說(shuō)道。在他的印象里,父親一直是一個(gè)內斂且控制力極強的人,但那天破例了。

“他不承認自己酒量不行?!敝烀鬟h回憶,自己曾經(jīng)聽(tīng)記者問(wèn)試驗總指揮劉西堯,原子彈爆炸高興嗎?劉老說(shuō),高興。記者再問(wèn),怎么個(gè)高興法?劉老想了想說(shuō),朱光亞都喝醉了。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8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時(shí)間,留美中國學(xué)生奔走相告。同年11月至12月,朱光亞等人在美國密歇根大學(xué)所在地安娜堡,以留美科協(xié)名義多次組織中國留學(xué)生座談會(huì ),以“新中國與科學(xué)工作者”“趕快組織起來(lái)回國去”等為主題,討論科學(xué)工作者在建設新中國方面的作用,動(dòng)員大家歸國效力。

1949年年底,朱光亞牽頭組織起草《給留美同學(xué)的一封公開(kāi)信》,呼吁海外留學(xué)生回國參加建設,先后有52名中國留學(xué)生在公開(kāi)信上簽名。

歸國心切,時(shí)不我待!朱光亞搶在美國對華實(shí)行全面封鎖之前,于1950年2月搭乘“克利夫蘭總統號”輪船,取道香港返回祖國。

在投身新中國的建設熱潮中,朱光亞具有堅定的共產(chǎn)主義信念。1956年4月,朱光亞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chǎn)黨。他把個(gè)人理想與祖國命運緊緊聯(lián)系在一起,為之奮斗終身。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9

朱光亞具有濃厚的家國情懷,他認為,“只有把個(gè)人命運與祖國命運緊密聯(lián)系在一起,把自己的聰明才智獻給祖國,個(gè)人的人生價(jià)值和理想才能實(shí)現?!鄙倌陼r(shí)代,他就立下了報效祖國的雄心壯志。青年時(shí)期,他胸懷科學(xué)救國的遠大抱負赴美留學(xué),立下了學(xué)成必歸,與祖國共榮辱、同命運的堅定決心。

朱光亞在美國密執安大學(xué)研究生院從事核物理學(xué)研究期間,積極參加留美學(xué)生進(jìn)步團體,經(jīng)常組織愛(ài)國進(jìn)步活動(dòng)。1949年新中國成立的消息傳到美國后,他帶頭把抗戰時(shí)“打倒列強”的歌,填上“趕快回國”的詞,推動(dòng)留學(xué)生回歸報國。

1950年2月,朱光亞毅然拒絕了美國經(jīng)濟合作總署的旅費“救濟”,搶在美國對華實(shí)行全面封鎖之前,取道香港,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在回國的輪船上,朱光亞牽頭與51名血氣方剛的愛(ài)國留美同學(xué)聯(lián)名撰寫(xiě)了一封飽含激情的《給留美同學(xué)的一封公開(kāi)信》,呼吁海外中國留學(xué)生回國參加祖國建設:“祖國的父老們對我們寄存了無(wú)限的希望,我們還有什么猶豫呢?”“我們都是中國長(cháng)大的,我們受了多年的教育,自己不曾種過(guò)一粒米,不曾挖過(guò)一塊煤。我們都是靠千千萬(wàn)萬(wàn)終日勞動(dòng)的中國工農大眾的血汗供養長(cháng)大的。他們渴望我們,我們還不該趕快回去,把自己的一技之長(cháng),獻給祖國的人民嗎?”“回去吧!讓我們回去把我們的血汗灑在祖國的土地上,灌溉出燦爛的花朵。我們中國是要出頭的,我們的民族再也不是一個(gè)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jīng)站起來(lái)了,回去吧,趕快回去吧!祖國在迫切地等待著(zhù)我們!”

在這封短短1600多字的公開(kāi)信中,朱光亞用了11個(gè)感嘆號,每個(gè)感嘆號都訴說(shuō)著(zhù)朱光亞內心對新中國成立的喜悅和激動(dòng),每一個(gè)感嘆號都昭示著(zhù)朱光亞喚醒中國留學(xué)生報效祖國的斗志和急切的期盼,朱光亞那藏在文字中的,對祖國崛起的熱情深深感染了許多留學(xué)生。后來(lái),密執安大學(xué)的大部分中國留學(xué)生在取得了學(xué)位后,都沖破重重阻力回到了新中國。這封信還傳到英國、法國,在那里的許多中國留學(xué)生也都陸續回國,后來(lái)為核武器事業(yè)作出杰出貢獻的程開(kāi)甲就是其中之一。1950—1955年間,由海外回國的學(xué)子有上千人。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0

早在18歲那年,朱光亞轉入位于昆明的國立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理學(xué)院開(kāi)始物理學(xué)習期間,他接觸到中共地下黨員,開(kāi)始接受共產(chǎn)主義思想的影響和熏陶。

1946年9月,著(zhù)名物理學(xué)家吳大猷推薦朱光亞和李政道赴美國留學(xué),攻讀核物理學(xué)專(zhuān)業(yè)。留學(xué)期間,朱光亞密切關(guān)注國內形勢變化,積極組織學(xué)生進(jìn)步活動(dòng),決心早日學(xué)成、報效祖國。

終于,等到了機會(huì )!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一時(shí)間,留美中國學(xué)生奔走相告。同年11月至12月,朱光亞等人在美國密歇根大學(xué)所在地安娜堡,以留美科協(xié)名義多次組織中國留學(xué)生座談會(huì ),以“新中國與科學(xué)工作者”“趕快組織起來(lái)回國去”等為主題,討論科學(xué)工作者在建設新中國方面的作用,動(dòng)員大家歸國效力。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1

朱光亞有個(gè)“百寶箱”,放著(zhù)釘子、螺絲等小配件,家里什么東西壞了,他都自己修。長(cháng)子朱明遠結婚時(shí),朱光亞送給他一個(gè)收音機。一次收音機出了故障,只得暫置一旁。誰(shuí)知不久,收音機就被父親拿去悄悄修好了,朱光亞還特意留了一張字條,告訴兒子哪個(gè)按鍵被修理過(guò),使用的時(shí)候要輕一點(diǎn)……

讓子女們嘆惋的是,81歲才正式退休的父親幾乎沒(méi)有業(yè)余生活,偶爾在家聽(tīng)聽(tīng)古典音樂(lè )和京劇就是一種享受。沒(méi)有人會(huì )想到,當年在密歇根大學(xué)讀研究生的時(shí)候,他曾是合唱團里的男中音。

朱光亞曾說(shuō),中國在上世紀60年代決定發(fā)展核武器完全是被迫的,我們發(fā)展核武器是為了不用核武器,最終目標是為了消滅核武器。

和平開(kāi)發(fā)利用核能造福人民,這是朱光亞一個(gè)久懷的夢(mèng)想。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2

朱光亞很喜歡杜甫的一句詩(shī)“細推物理需行樂(lè ),何用浮名絆此生”。他還把這句詩(shī)送給李政道。在朱光亞80歲生日時(shí),李政道又拿此句回贈他。

家鄉建公園選名字想以他為名,他執意拒絕,換成了其他名字。

當年一位新華社記者為了報道已經(jīng)重病的鄧稼先而采訪(fǎng)朱光亞時(shí),他欣然接受。最后這位記者寫(xiě)的文章傳遍全國,引起轟動(dòng)。但他又去采訪(fǎng)朱光亞本人時(shí),卻被朱光亞接連拒絕了幾次,最終也沒(méi)能采成。后來(lái)朱光亞有點(diǎn)過(guò)意不去地跟家人說(shuō):“我可把這位大記者得罪了。但是,得罪歸得罪,采訪(fǎng)絕對不行?!?/p>

還有一次,一個(gè)人寫(xiě)了一篇關(guān)于他的文章,因為用了一點(diǎn)兒文學(xué)夸張的手法,被朱光亞叫到家里批評了一頓。

這些小事,正是朱光亞嚴謹一生“醉心物理,無(wú)意浮名”的寫(xiě)照。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3

在中華大地上,第一顆原子彈爆炸、第一顆氫彈爆炸、第一次核航彈空投爆炸實(shí)驗、第一次原子彈、導彈“兩彈”結合試驗、地下核試驗等一系列重大試驗,都是在朱光亞參與組織領(lǐng)導下進(jìn)行的。

朱光亞不但被譽(yù)為中國科技“眾帥之帥”,也是一位各方公認的戰略科學(xué)家。他始終走在世界科技發(fā)展前沿,著(zhù)眼國家科技長(cháng)遠發(fā)展,在推動(dòng)核能和平利用、國家中長(cháng)期科技發(fā)展規劃研究和制定、“863”計劃制定與實(shí)施、載人航天工程前期論證、創(chuàng )建中國工程院等重大工程和科技項目等諸方面功勛卓著(zhù),有利推動(dòng)了我國科學(xué)技術(shù)和國防現代化建設的發(fā)展。

遙望蒼穹,朱光亞星熠熠生輝!“兩彈一星”精神,感召著(zhù)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為國家的繁榮富強而不懈奮斗!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4

在我國鑄造核盾牌的偉大工程中,核試驗的每一次成功,都傾注著(zhù)朱光亞的心血與汗水;核武器發(fā)展前行的每一步,都凝結著(zhù)朱光亞的智慧和決心?;仡欁约旱囊簧?,朱光亞說(shuō):“我這一輩子主要做的就這一件事——搞中國的核武器?!睉{借對祖國的忠誠和對事業(yè)的執著(zhù),在當時(shí)極端惡劣的自然條件和極度簡(jiǎn)陋的設備條件下,我國僅用 40 多次核試驗就達到了外國幾百次乃至上千次試驗才達到的技術(shù)水平。

1950年4月,年僅25歲的朱光亞回國任教,成為當時(shí)北京大學(xué)物理系最年輕的副教授。到北大以后,他立即以極大的熱情投入教學(xué)第一線(xiàn),同時(shí)講授光學(xué)和普通物理課程,他精心地準備好每一堂課。1952年春,朱光亞以英文翻譯的身份被派往朝鮮,參與板門(mén)店停戰談判,當時(shí)美國軍方利用核武器屢次威脅我國。這種屈辱使朱光亞徹底認清,中國必須擁有自己的殺手锏武器。1957年,朱光亞被調任到中國科學(xué)院原子能研究所,參與在蘇聯(lián)援建下開(kāi)始的反應堆的建設和啟動(dòng)工作。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5

1971年,朱光亞他領(lǐng)命參與組織領(lǐng)導我國第一座核電站的籌建工作,并組織力量進(jìn)行關(guān)鍵技術(shù)攻關(guān)。1991年12月,秦山核電站首次并網(wǎng)發(fā)電成功,結束了中國大陸無(wú)核電的歷史。

朱明遠感慨:“我覺(jué)得我父親一生夠本了,他干了那么多的事兒?!?/p>

朱明遠敬佩:“盡管他干了那么多事,也從沒(méi)見(jiàn)過(guò)他手忙腳亂過(guò)?!?/p>

2011年2月26日,朱光亞在北京溘然長(cháng)逝,享年87歲。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6

朱光亞深知,中國的核事業(yè)取得如今的成就,并非他一人之功,是所有參與人員傾力奉獻的結果。他始終把自己看作是“兩彈一星”研制集體中的一員,因此,當組織上多次要為他撰寫(xiě)傳記時(shí),他都婉言拒絕。2004年11月,國際小行星中心和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huì )將我國國家天文臺發(fā)現的、國際編號為10388號小行星命名為“朱光亞星”。

就在2002年朱光亞78歲時(shí),他最后一次返回母校舊址(云南師范大學(xué)“一二?一”校區西南聯(lián)大舊址),深情地寫(xiě)下了“中國歷史名校,國立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舊址”,其對母校的拳拳之情溢于言表。

81歲時(shí),朱光亞正式退休,但他總覺(jué)得時(shí)間不夠用,總覺(jué)得還有很多的事情他還沒(méi)來(lái)得及做。2008年時(shí),病重的朱光亞已經(jīng)不能常去辦公室了,但他還總念叨著(zhù)要去看一看。朱光亞的警衛干事史博回憶說(shuō):“首長(cháng)一到辦公室就特別精神,從來(lái)不打瞌睡。每天離開(kāi)辦公室以前,還是像以往一樣,把辦公桌上的文件和書(shū)籍擺放整齊,把茶杯里的剩茶水倒掉,把茶杯洗干凈?!敝旃鈦嗠x世的那個(gè)早晨,他的警衛干事史博凌晨4點(diǎn)多到病房中時(shí),看到朱光亞的眼中噙滿(mǎn)淚水,對這個(gè)世界充滿(mǎn)了無(wú)限留戀,他還想為國家再多做一點(diǎn)貢獻。2011年2月26日,鞠躬盡瘁、一生報國的偉大科學(xué)家,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介紹篇17

在我國最早期的原子能大本營(yíng)中,朱光亞領(lǐng)導設計了輕水零功率裝置,順利地邁出了中國核反應堆制造的第一步。1958年秋,蘇聯(lián)援建的核工業(yè)反應堆和加速器正式移交給中方使用。然而,1959年,蘇聯(lián)撤走在華專(zhuān)家,我國必須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發(fā)展核事業(yè)。當時(shí)的核武器研究所急需一位負責原子彈研制的“科學(xué)技術(shù)領(lǐng)導人”。年僅35歲的朱光亞臨危受命,被調入核武器研究所,承擔起中國核武器研制攻關(guān)的技術(shù)領(lǐng)導重任??粗?zhù)蘇聯(lián)專(zhuān)家留下的“殘缺碎片”,朱光亞無(wú)畏無(wú)懼:我們就要從這些碎片里,造出我們中國的第一顆原子彈!他從家里搬進(jìn)研究所單身宿舍,不辭辛勞地忘我工作。

1962年9月,在朱光亞等人的努力下,我國原子彈的理論設計、爆轟試驗等取得了突破性的進(jìn)展。二機部提出了爭取在1964年下半年,最遲1965年上半年爆炸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的奮斗目標,即“兩年規劃”。為了盡快達成這個(gè)目標,朱光亞編制了《原子彈裝置科研、設計、制造與試驗計劃綱要及必須解決的關(guān)鍵問(wèn)題》與《原子彈裝置國家試驗項目與準備工作的初步建議與原子彈裝置塔上爆炸試驗大綱》兩份綱領(lǐng)性文件,對中央正確決策起到了關(guān)鍵作用。

1964年10月16日,天空上一朵騰空躍起的黃褐色蘑菇云象征著(zhù)我國自主研制的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當時(shí)的朱光亞正在離開(kāi)試驗現場(chǎng)返回指揮塔的路上,他透過(guò)車(chē)窗看到這一幕時(shí),頓時(shí)潸然淚下。

226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