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

| 思恩

在平時(shí)的學(xué)習、工作或生活中,大家都寫(xiě)過(guò)事跡吧,既然這樣,那么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有哪些?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供大家參考,希望可以幫助到你??!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精選篇1)

朱光亞(1924.12.25-2011.2.26),核物理學(xué)家。生于湖北宜昌,籍貫湖北漢陽(yáng)。1945年畢業(yè)于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1949年獲美國密歇根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xué)院學(xué)部委員(院士)。1994年被選聘為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曾任解放軍總裝備部科學(xué)技術(shù)委員會(huì )高級顧問(wèn),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名譽(yù)主席,中國工程院主席團名譽(yù)主席,北京大學(xué)、東北人民大學(xué)(現吉林大學(xué))教授,核武器研究所(院)副所(院)長(cháng),國防科委副主任,原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主任,總裝備部科技委主任,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主席,中國工程院首任院長(cháng),全國副主席等。

朱光亞早期主要從事核物理、原子能技術(shù)方面的教學(xué)與科學(xué)研究工作。20世紀50年代末以來(lái),負責并組織領(lǐng)導中國原子彈、氫彈的研究、設計、制造與試驗工作,參與領(lǐng)導了國家高技術(shù)研究發(fā)展計劃的制訂與實(shí)施、國防科學(xué)技術(shù)發(fā)展戰略研究,組織領(lǐng)導了禁核試條件下中國核武器技術(shù)持續發(fā)展研究、軍備控制研究及我軍武器裝備發(fā)展戰略研究等工作,為中國核科技事業(yè)和國防科技事業(yè)的發(fā)展作出了重大貢獻。1985年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獎特等獎。1996年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xué)與技術(shù)成就獎。1999年被國家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wù)隆?/p>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精選篇2)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這年年底,本可以在美國繼續享受優(yōu)渥物質(zhì)生活的朱光亞響應祖國的號召,拒絕了美國經(jīng)濟合作總署的資助,毅然決然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在回國之前,朱光亞還發(fā)表了一封充滿(mǎn)了愛(ài)國熱血的《給留美同學(xué)的一封公開(kāi)信》。信中,他慷慨陳詞:“我們的民族再也不是一個(gè)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jīng)站起來(lái)了!回去吧,祖國在迫切地等待著(zhù)我們!”號召廣大留學(xué)生一起響應祖國的召喚,參與到新中國的建設中。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精選篇3)

1952年朝鮮板門(mén)店談判,朱光亞是志愿軍停戰代表團秘書(shū)處的一名翻譯。當談判陷入僵持,雙方均保持沉默。美國人一支接一支吸香煙、一口接一口吐煙圈。來(lái)而不往非禮也,朱光亞也學(xué)會(huì )了抽煙和吐煙圈。

這,不啻為一種雙方心理戰的抗衡。然而,美方代表經(jīng)常以核武器要挾,卻讓朱光亞如芒刺背:年輕的共和國要想真正獨立,不受人欺侮,必須擁有強大的現代化國防!

1950年,朱光亞回國不久,商務(wù)印書(shū)館出版了他的專(zhuān)著(zhù)《原子能和原子武器》。這本小冊子,售價(jià)舊幣2000元,相當于現在的人民幣兩角錢(qián)?! ≥p飄飄的一本書(shū),寄托著(zhù)朱光亞的核彈夢(mèng)。

30多年后,有人問(wèn)朱光亞:“當年研制我國第一顆原子彈時(shí),最大的困難是什么?”朱光亞未假思索就回答:“沒(méi)有資料,幾乎沒(méi)有任何參考資料?!?/p>

一次,有人送來(lái)一封信和一張圖紙。信中大意是,某國上層人士一次聚會(huì )時(shí),該國一名紳士拿出一張圖紙,聲稱(chēng)是原子彈的原理結構圖,然后很神秘地迅速將圖紙收了起來(lái)。有人事后憑記憶畫(huà)出了這張圖,傳送回國。

朱光亞一瞄這張圖,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呵呵一笑,然后走開(kāi)了。他一眼看出,此圖毫無(wú)價(jià)值,連示意圖都算不上,只是一張虛張聲勢的宣傳畫(huà)!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精選篇4)

去東北人民大學(xué)就職時(shí),朱光亞他剛從朝鮮回來(lái)不久,當時(shí)負責去火車(chē)站接他的人回憶說(shuō),朱光亞“穿著(zhù)一身志愿軍的黃色軍服,腳上穿著(zhù)黃色軍靴”。

幾年后,已經(jīng)調任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長(cháng)的朱光亞仍然穿著(zhù)去朝鮮時(shí)發(fā)的軍大衣。秘書(shū)好奇地問(wèn)起來(lái),朱光亞說(shuō):“我曾經(jīng)是志愿軍的一員,參加過(guò)停戰談判,當過(guò)英文翻譯,在談判桌前面對面跟美國佬較量過(guò)?!笔嗄旰?,穿著(zhù)同一件大衣,面對同樣的問(wèn)題,他仍然興致勃勃地這么解釋。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精選篇5)

1945年8月6日和8日,美國在日本廣島和長(cháng)崎分別投下原子彈,核武器的巨大威力讓世界各國對掌握原子彈研制技術(shù)以增強國防軍事力量都十分重視。經(jīng)與專(zhuān)家商議,國民政府決定派出吳大猷、曾昭掄、華羅庚3位教授和5位優(yōu)秀青年學(xué)生到美國學(xué)習制造原子彈的技術(shù),朱光亞正是其中之一。

到了美國,一行人才發(fā)現,美國當局根本不會(huì )向其他任何國家開(kāi)放原子彈的研制技術(shù)。但朱光亞仍然希望學(xué)習核物理知識和先進(jìn)技術(shù),為中國的核事業(yè)發(fā)展積蓄知識力量。于是,他輾轉到密歇根大學(xué)物理系攻讀博士學(xué)位。他鉚足了勁,盡可能地吸收更多的知識和智慧。

朱光亞在密歇根大學(xué)攻讀博士的四年中,正是中國大地上兩種力量、兩種前途決戰的年代。他時(shí)刻關(guān)注著(zhù)祖國的變化。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當時(shí),他已經(jīng)取得博士學(xué)位,并拿到留校任教和研究的機會(huì )。得知新中國成立后,朱光亞迫切地想要回到祖國,為百廢待興的新中國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他懷著(zhù)激動(dòng)的心情寫(xiě)下《給留美同學(xué)的一封公開(kāi)信》,號召留美的中國青年回到祖國,用所學(xué)的本事,建設自己的國家。他的倡議得到了52名準備近期回國的留學(xué)生的支持,他們都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這封信發(fā)表在紐約《留美學(xué)生通訊》第三卷第八期上,信中說(shuō):

同學(xué)們:

是我們回國參加祖國建設工作的時(shí)候了。祖國的建設急迫地需要我們!人民政府已經(jīng)一而再、再而三地大聲召喚我們,北京電臺也發(fā)出了號召同學(xué)回國的呼聲。人民政府在歡迎和招待回國的留學(xué)生。同學(xué)們,祖國的父老們對我們寄托了無(wú)限的希望,我們還有什么猶豫呢?還有什么可以遲疑的呢?我們還在這里彷徨什么?同學(xué)們,我們都是中國長(cháng)大的,我們受了20多年的教育,自己不曾種過(guò)一粒米,不曾挖過(guò)一塊煤。我們都是靠千千萬(wàn)萬(wàn)終日勞動(dòng)的中國工農大眾的血汗供養長(cháng)大的?,F在他們渴望我們,我們還不該趕快回去,把自己的一技之長(cháng),獻給祖國的人民嗎?是的,我們該趕快回去了。

......

同學(xué)們,聽(tīng)吧!祖國在向我們召喚,四萬(wàn)萬(wàn)五千萬(wàn)的父老兄弟在向我們召喚,五千年的光輝在向我們召喚,我們的人民政府在向我們召喚!回去吧!讓我們回去把我們的血汗灑在祖國的土地上灌溉出燦爛的花朵。我們中國是要出頭的,我們的民族再也不是一個(gè)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jīng)站起來(lái)了,回去吧,趕快回去吧!祖國在迫切地等待著(zhù)我們!

朱光亞熱血澎湃的號召,讓許多中國留學(xué)生同樣熱血激昂,下定決心,回國報效。同年,朱光亞克服重重困難,回到祖國。他先到北京大學(xué)任物理學(xué)副教授,朝鮮戰爭爆發(fā)后,又被調到東北人民大學(xué)。1953年,29歲的朱光亞被選中擔任朝鮮戰爭和談的中方翻譯,不久,他加入了中國共產(chǎn)黨。從朝鮮回國后,他又全力以赴振興吉林大學(xué)(由東北人民大學(xué)改名)物理系。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精選篇6)

朱光亞長(cháng)期隱姓埋名獻身國防建設,直到上世紀90年代以后,人們才逐漸了解他的重要作用和貢獻。他不愿接受媒體采訪(fǎng),撰寫(xiě)的回顧文章只說(shuō)別人所作貢獻,從來(lái)不提自己。

1996年,他將獲得的“何梁何利杰出成就獎”的百萬(wàn)港幣獎金,悉數捐給中國工程科技獎勵基金會(huì )。

在“兩彈”研制期間,朱光亞非常善于團結科學(xué)家群體集智攻關(guān)。他既注重發(fā)揮好王淦昌、彭桓武、郭永懷等老科學(xué)家的指導作用,又注重發(fā)揮好鄧稼先、陳能寬、龍文光、周光召、于敏等研究室主任的骨干作用,承上啟下,知人善任,組織協(xié)調,明確分工,讓每個(gè)人能夠各司其職、盡展所長(cháng)。

朱光亞在東北人民大學(xué)和北大教過(guò)的學(xué)生大部分成長(cháng)為我國核事業(yè)的骨干,其中6位當選兩院院士。朱光亞對扶持青年科技人才成長(cháng)不遺余力。在擔任中國科協(xié)主席期間,指導創(chuàng )辦青年學(xué)術(shù)年會(huì )和青年科學(xué)家論壇,完善了青年科技獎制度,使一批青年科技人才得到展示才華的機會(huì ),成長(cháng)為我國科技事業(yè)的中堅力量。

朱光亞個(gè)人經(jīng)典事跡(精選篇7)

在西南聯(lián)大理學(xué)院學(xué)習期間,朱光亞受到共產(chǎn)主義思想的影響和熏陶。1946年9月,物理學(xué)家吳大猷推薦朱光亞和李政道赴美留學(xué),攻讀核物理學(xué)專(zhuān)業(yè)。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朱光亞牽頭組織起草《給留美同學(xué)的一封公開(kāi)信》,“我們的民族再也不是一個(gè)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jīng)站起來(lái)了!回去吧,趕快回去吧!祖國在迫切地等待我們!”

此后,中國的第一顆原子彈、第一顆氫彈、第一次核航彈空投爆炸試驗……朱光亞全程參與組織領(lǐng)導。晚年時(shí),他評價(jià)自己“一生只做一件事,那就是為中國研究核武器”。

226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