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

| 思恩

事跡是用于表?yè)P先進(jìn)、樹(shù)立典型,使廣大干部群眾見(jiàn)賢思齊。既然這樣,那么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有哪些?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供大家參考!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精選篇1

朱光亞,湖北省武漢市人,1924年生,男,中共黨員,核物理學(xué)家,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

1945年畢業(yè)于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物理系。1946年赴美國密執安大學(xué)從事實(shí)驗核物理研究工作,獲物理學(xué)博士學(xué)位后于1950年春回國。歷任北京大學(xué)、東北人民大學(xué)(現吉林大學(xué))副教授、教授,二機部原子能研究所研究員、研究室副主任,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長(cháng)、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長(cháng),國防科委副主任,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主任,第4屆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主席,中國工程院首任院長(cháng)、黨組書(shū)記。第8屆全國副主席、黨組成員,中共第9屆、第10屆中央候補委員,11至14屆中央委員。國務(wù)院學(xué)位委員會(huì )副主任委員?,F任第9屆全國副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科技委主任,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名譽(yù)主席。

1957年從事核反應堆的研究工作,領(lǐng)導設計、建成輕水零功率裝置并開(kāi)展了堆物理試驗,跨出了中國自行設計、建造核反應堆的第一步。他是中國核武器研制的科學(xué)技術(shù)領(lǐng)導人,負責并領(lǐng)導中國原子彈、氫彈的研制工作。1962年主持編寫(xiě)的《原子彈裝置科研、設計、制造與試驗計劃綱要及必須解決的關(guān)鍵問(wèn)題》,對爭取在兩年內實(shí)現第一次原子彈爆炸試驗的目標起了重要作用。參與組織領(lǐng)導中國歷次原子彈、氫彈的試驗,為“兩彈”技術(shù)突破及其武器化工作作出了重大貢獻。70年代以來(lái)參與組織秦山核電站籌建和放射性同位素應用開(kāi)發(fā)研究,80年代后參與國家高技術(shù)研究發(fā)展計劃的制定與實(shí)施、國防科技發(fā)展戰略研究工作。1985年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獎特等獎。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精選篇2

有那么幾年,朱明遠感覺(jué)到父親出差頻繁起來(lái),目的地不是青海就是新疆。最令他感覺(jué)奇怪的是,有一次父親出差回來(lái)收拾東西,其中有一張工作證,名字寫(xiě)著(zhù)朱冬生,職務(wù)是青海國營(yíng)綜合機械廠(chǎng)副廠(chǎng)長(cháng),貼的卻是朱光亞的照片?!昂髞?lái)我才明白,朱冬生是父親的化名,父親是冬天出生的。當時(shí)就覺(jué)得父親跟個(gè)特務(wù)似的?!?/p>

“父親搞原子彈,是我猜出來(lái)的?!敝烀鬟h說(shuō),“有一次,一個(gè)院的小伙伴們在一起聊天,當聊到每次核試驗,各家的爸媽都在出差,而且都是去西北時(shí),我們就猜到了。大家都沒(méi)有說(shuō)什么,但是感覺(jué)很神秘?!?/p>

朱明遠還想起另外一件事:“大概是郭永懷飛機失事的第三天,九院科技處的一個(gè)人來(lái)敲我們家門(mén),手里拿了兩包東西,說(shuō)是我父親托郭永懷從青海帶回來(lái)的,一包毛線(xiàn)和一小包錢(qián),錢(qián)是父親當時(shí)在青海領(lǐng)的兩個(gè)月的工資?!?/p>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精選篇3

在原子彈研制初期,為了安排中子截面等基本核數據的調研、計算等工作,朱光亞讓剛從蘇聯(lián)留學(xué)回國的胡仁宇承擔組建中子物理實(shí)驗室的重任,并囑咐胡仁宇、賴(lài)祖武、唐孝威、王方定等青年人,在工作中要多學(xué)習、多討論。要發(fā)揚學(xué)術(shù)民主,集思廣義,彌補個(gè)人學(xué)識的不足,避免出現重大失誤。每當青年們討論重大問(wèn)題時(shí),朱光亞都盡量親臨指導,經(jīng)過(guò)四五年努力,帶出了一批技術(shù)骨干,完成了突破原子彈必須完成的臨界實(shí)驗、制備點(diǎn)火中子源、脈沖中子和γ測量等任務(wù),為核武器發(fā)展打下了堅實(shí)基礎。

后來(lái),胡仁宇、唐孝威、王方定等成為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當王方定院士回憶起那段往事時(shí),感慨地說(shuō):“朱光亞副所長(cháng)身著(zhù)實(shí)驗服站在我身邊長(cháng)時(shí)間地看著(zhù)我做實(shí)驗,不僅鼓舞我一個(gè)人,也使在場(chǎng)的全體工作人員深為感動(dòng)?!薄叭N思路齊頭并進(jìn),出現苗頭集中突破、對后兩種思路窮追不舍并作為后續突破工作的技術(shù)儲備的決策,把高層管理者的重要作用表現出來(lái)了。特別是后兩種思路的成果在多年之后的新的研制中又派上大用場(chǎng),真是站得高,看得遠”。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精選篇4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fā)。面對鄰國燃起的戰火,國內出現一些消極論調,特別是面對美國擁有原子彈的事實(shí),有一部分人產(chǎn)生了“恐美”“恐核”的心理。盤(pán)踞在臺灣的蔣介石,也蠢蠢欲動(dòng),想乘機反攻大陸。這時(shí),朱光亞以敏銳的眼光和豐富的專(zhuān)業(yè)知識,撰寫(xiě)了一篇題為《原子能和原子武器》的文章。文章說(shuō):自從美帝國主義發(fā)動(dòng)了對朝鮮的侵略戰爭以來(lái),國際的局勢驟然緊張。美帝國主義侵略的戰火已經(jīng)威脅著(zhù)我國的東北,威脅著(zhù)我們祖國的安全。在這個(gè)全世界和平受著(zhù)嚴重威脅的時(shí)候,我們堅決保衛和平,我們的使命是極其重大的。這個(gè)時(shí)候,我們不能也決不允許慌亂,我們不能也決不允許懼怕。

文章以通俗的文字說(shuō)明了原子彈的原理及如何防御,并呼吁大家行動(dòng)起來(lái),在當時(shí)的局勢下,這本書(shū)起到了非常積極的宣傳和教育效果。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還專(zhuān)門(mén)采訪(fǎng)了朱光亞,向全國播送了有關(guān)原子彈的專(zhuān)題節目。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精選篇5

朱光亞等人從蘇聯(lián)專(zhuān)家一份報告中留下的“殘缺碎片”研究起,使中國的原子彈理論設計、爆轟試驗、中子源研制相繼取得重大突破。

1962年,正值三年困難時(shí)期,國內對原子彈工程是否“下馬”出現了爭論。關(guān)鍵時(shí)刻,朱光亞主持起草了《原子彈裝置科研、設計、制造與試驗計劃綱要及必須解決的關(guān)鍵問(wèn)題》和《原子彈裝置國家試驗項目與準備工作的初步建議與原子彈裝置塔上爆炸試驗大綱》。

這兩份至關(guān)重要的文件,被后人譽(yù)為中國研制原子彈的“兩個(gè)綱領(lǐng)性文件”。主席批示:“很好,照辦?!薄 〉谝活w原子彈爆炸成功后,朱光亞緊接著(zhù)又成功組織機載核航彈爆炸試驗和導彈運載核彈頭爆炸試驗。接著(zhù),他又組織力量,獲得了氫彈試驗的成功。

歷史記載著(zhù):從原子彈到氫彈,美國用了7年3個(gè)月,蘇聯(lián)用了6年3個(gè)月,中國只用了2年2個(gè)月。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精選篇6

1955年,中央成立了原子能研究組,決心發(fā)展中國的原子能技術(shù)。朱光亞調回北京,兩年后,年僅35歲的他被調到第二機械工業(yè)部原子能研究所任研究員,專(zhuān)門(mén)領(lǐng)導從事中子物理及反應堆物理的研究工作,開(kāi)始了艱苦奮斗、自力更生的歲月。在馬蘭、金銀灘以及與中國核事業(yè)研制有關(guān)的地方,那里的戈壁荒漠、車(chē)間塔下,都留下了朱光亞的足跡。1964年10月16日,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1967年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成功爆炸;1970年12月26日,中國第一艘核動(dòng)力潛艇下深水成功。一連串的核科學(xué)發(fā)展及應用,使中國成為繼美、蘇、英、法后的第五個(gè)核大國。從中國第一顆原子彈試爆成功,到中國政府向世界宣布的最后一次核試驗,朱光亞都是組織領(lǐng)導者之一。他一生都在為中國核力量的建設殫精竭慮。

晚年的朱光亞仍不忘關(guān)注中國核事業(yè)發(fā)展中的每一次突破。他組織和指導了中國第一座核電站——秦山30萬(wàn)千瓦核電站的籌建、核燃料加工技術(shù)等項目的研發(fā),參與組織領(lǐng)導了國家“863計劃”的制定和實(shí)施。1994年,他擔任中國工程院第一任院長(cháng),領(lǐng)導建立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為中國工程院的初創(chuàng )和發(fā)展做了大量奠基性和開(kāi)拓性的工作。

關(guān)于朱光亞的個(gè)人生平事跡精選篇7

1952年,中央決定在東北地區建立一所能與國際交流的綜合性大學(xué),培養經(jīng)濟建設人才。在這種形勢下,東北人民大學(xué)(吉林大學(xué)前身)經(jīng)過(guò)院系調整,成為新中國成立后我黨親手創(chuàng )辦的第一所綜合性大學(xué)。余瑞璜、朱光亞、吳式樞等一批優(yōu)秀的物理學(xué)家放棄優(yōu)越的生活和工作條件,以高昂的熱情奔赴長(cháng)春,投入到東北人民大學(xué)物理系的創(chuàng )建工作中。

在領(lǐng)導創(chuàng )建物理系的同時(shí),朱光亞還承擔著(zhù)繁重的教學(xué)任務(wù)。朱光亞非常講究教學(xué)方法,他印制了“答疑卡片”,學(xué)生們可以把問(wèn)題寫(xiě)在上面,交給老師作書(shū)面回答。中國地質(zhì)大學(xué)教授張昌達至今仍保留著(zhù)大學(xué)時(shí)朱光亞老師給他做的原子物理學(xué)書(shū)面答疑卡片。朱光亞講課思路明晰,概念透徹,語(yǔ)言簡(jiǎn)練,他的課程被學(xué)生們稱(chēng)為“藝術(shù)精品”。他的學(xué)生陳佳洱院士回憶說(shuō):“聽(tīng)朱老師的課就是一種享受。在教學(xué)中,他不僅給我傳授各門(mén)課的基礎知識,還教會(huì )我怎么思考問(wèn)題、研究問(wèn)題,把握科學(xué)的思維方式?!?/p>

226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