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

| 思恩

在平凡的學(xué)習、工作、生活中,大家總免不了要接觸或使用事跡材料吧,既然這樣,那么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有哪些?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供大家參考!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精選篇1)

朱光亞(1924年12月25日-2011年2月26日),男,漢族,中共黨員,湖北武漢人,中國核科學(xué)事業(yè)的主要開(kāi)拓者之一,中國科學(xué)院士,首批中國工程院院士,前中國工程院院長(cháng),“兩彈一星”功勛獎?wù)芦@得者。

早期主要從事核物理、原子能技術(shù)方面的教學(xué)與科學(xué)研究工作。20世紀50年代末,負責并組織領(lǐng)導中國原子彈、氫彈的研究、設計、制造與試驗工作,參與領(lǐng)導了國家高技術(shù)研究發(fā)展計劃的制訂與實(shí)施、國防科學(xué)技術(shù)發(fā)展戰略研究,組織領(lǐng)導了禁核試條件下中國核武器技術(shù)持續發(fā)展研究、軍備控制研究及武器裝備發(fā)展戰略研究等工作,為中國核科技事業(yè)和國防科技事業(yè)的發(fā)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精選篇2)

1924年,朱光亞出生在一個(gè)湖北宜昌的普通家庭中。由于其父親當時(shí)是一家法國公司的雇員,朱光亞在很小的時(shí)候就接受了當時(shí)比較先進(jìn)的西式教育。這也為他后來(lái)出國留學(xué)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隨著(zhù)抗日戰爭的爆發(fā),朱光亞全家被迫轉移到重慶。1942年,朱光亞考入了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當時(shí)的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人才濟濟,無(wú)數活躍在物理學(xué)領(lǐng)域前沿的學(xué)者在這里齊聚一堂。朱光亞在這里打下了堅實(shí)的物理學(xué)基礎。隨著(zhù)抗戰的勝利,朱光亞獲得了前往美國考察學(xué)習的機會(huì ),學(xué)習核武器相關(guān)的知識。

在美國,朱光亞有了更好的條件進(jìn)行學(xué)習和研究。但是好景不長(cháng),隨著(zhù)國際形勢的變化,美國決定不再向任何國家開(kāi)放核武器相關(guān)的研究技術(shù)。為了能夠繼續從事核物理領(lǐng)域的研究,朱光亞選擇進(jìn)入密西根大學(xué)的研究生院繼續學(xué)習。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精選篇3)

“同學(xué)們,聽(tīng)吧!祖國在向我們召喚,四萬(wàn)萬(wàn)五千萬(wàn)的父老兄弟在向我們召喚,五千年的光輝在向我們召喚!”“我們中國要出頭的,我們的民族再也不是一個(gè)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們已經(jīng)站起來(lái)了,回去吧,趕快回去吧!”……  朱光亞的另“一嗓子”,不是喊出來(lái)的,而是“炸”出來(lái)的!

1964年10月16日15時(shí),大西北戈壁灘一道強光閃過(guò),中國第一顆原子彈成功爆炸,史稱(chēng)“東方巨響”。

那天,在撤離試驗現場(chǎng)時(shí),司機駕車(chē)走錯了路。當朱光亞轉過(guò)身來(lái),正好看到半空中升騰的蘑菇云,頓時(shí)潸然淚下。當晚,朱光亞在慶功宴上喝得大醉,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醉酒。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精選篇4)

1952年4月,在北大任教的朱光亞臨時(shí)被國家抽調為高級翻譯人員到朝鮮參加板門(mén)店停戰談判。但多年后朱明遠才從別人口中得知,那次朱光亞還有一個(gè)秘密任務(wù)——去觀(guān)察美國是否在朝鮮戰場(chǎng)使用了原子武器。

“我在上世紀80年代碰到我父親在北大物理系的同事沈克奇,他告訴了我當時(shí)我父親去執行這個(gè)秘密使命。但我父親從來(lái)沒(méi)跟我說(shuō)過(guò)?!敝烀鬟h說(shuō)。

前后在朝鮮待了約一年,這番經(jīng)歷,在這位大學(xué)教授的心上鐫刻了難以磨滅的印記。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精選篇5)

朱光亞一直立志成為一名科學(xué)家,進(jìn)入大學(xué)后,這個(gè)想法更加明確和強烈。其間,朱光亞在圖書(shū)館除了看專(zhuān)業(yè)方面的書(shū)籍外,還常常閱讀各種報刊上的時(shí)事新聞和評論,并積極參加學(xué)校進(jìn)步社團組織的時(shí)事演講會(huì )、歌詠會(huì )等活動(dòng)。在西南聯(lián)大的時(shí)事演講會(huì )上,他激動(dòng)地聽(tīng)著(zhù)聯(lián)大教授們對當前局勢發(fā)表的演講,認真地思索著(zhù)中國的未來(lái)。他結識了兩位友人一一王剛和許壽強,這兩人當時(shí)是中共地下黨員。

朱光亞曾回憶:“相識王剛、許壽強等同志后,逐漸地有了更多的接觸,雖然解放以后才知道他們是黨員,但當時(shí)受他們的影響和教育,對反動(dòng)政權漸漸地有了認識?!?/p>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精選篇6)

朱光亞先后到北京大學(xué)、原子能研究所、核武器研究所(院)、國防科委、國防科工委、總裝備部、中國科協(xié)、中國工程院等單位工作,圓滿(mǎn)完成了黨和國家賦予的各項重要任務(wù),成為我國科技戰線(xiàn)的杰出領(lǐng)導者和戰略科學(xué)家。

從1955年開(kāi)始,到2005年退出工作崗位,朱光亞參與組織和領(lǐng)導了我國核科技事業(yè)特別是核武器技術(shù)發(fā)展的全過(guò)程。1964年10月16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隨后第一枚空投核航彈、第一次導彈與原子彈“兩彈結合”試驗相繼成功,實(shí)現了我國核武器發(fā)展的“三級跳”。

朱光亞參與領(lǐng)導了我國全部45次核試驗,幾乎每次核試驗都到現場(chǎng)檢查指導工作,嚴格把關(guān),為確保我國核試驗的高成功率發(fā)揮了重要作用。他重視貫徹“一次試驗,多方收效”的方針,使我國依靠較少的核試驗,就達到了較高的核武器技術(shù)水平。

兩彈一星朱光亞個(gè)人事跡(精選篇7)

朱光亞,是中國核科學(xué)事業(yè)的主要開(kāi)拓者之一,“兩彈一星”元勛。他在20世紀50年代末就投身于核武器研制工作,到2005年以年過(guò)八旬的高齡退休,他與核“打交道”長(cháng)達近半個(gè)世紀。

在央視新聞《相對論》“九零后”對話(huà)“90后”直播中,朱光亞之子朱明遠帶來(lái)了父親朱光亞的作業(yè)本——“從紙質(zhì)看得出,當年的條件有多困難?!薄坝形粩祵W(xué)老師,說(shuō)我父親的考卷連標點(diǎn)符號都找不著(zhù)錯?!?/p>

226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