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

| 思恩

事跡是對先進(jìn)集體、先進(jìn)人物的模范事跡進(jìn)行綜合整理所形成的總結性書(shū)面材料。既然這樣,那么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有哪些?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供大家參考!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

王希季,我國著(zhù)名航天專(zhuān)家,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xué)院院士。王希季少年時(shí)赴美留學(xué),學(xué)成后回國效力,投身航天領(lǐng)域。

在這位從云南紅土地走出來(lái)的白族科學(xué)家心中,國家的需要、人民的需要、民族的需要總是擺在最優(yōu)先的位置?!帮w天”一甲子,他以實(shí)際行動(dòng)踐行了一個(gè)共產(chǎn)黨員的初心和使命——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2

移交“長(cháng)征一號”工作后,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方案論證的工作落在王希季肩上。經(jīng)過(guò)多次爭論和討論,最后提出了一個(gè)充分利用“長(cháng)征二號”運載火箭能力、由返回艙和儀器艙兩艙組成的采用彈道式返回方式的方案。

當時(shí),這個(gè)方案在我國的技術(shù)和工業(yè)基礎上進(jìn)行了創(chuàng )新,并考慮到將來(lái)技術(shù)發(fā)展,是一個(gè)可行的、有公用平臺思想的、可發(fā)展的方案。之后,王希季又負責衛星回收系統的攻關(guān)和研制工作。其中,用空投試驗方法試驗、檢驗和驗證氣動(dòng)力減速器(一般稱(chēng)為降落傘)回收系統,是研制中必不可少的工作。

研制團隊為此開(kāi)展了無(wú)數次艱苦的試驗。王希季把家里平時(shí)用的剪刀、針線(xiàn)、碎布頭一股腦翻出來(lái)做成小小的降落傘,如癡如醉地“玩”起了降落傘,甚至趴到地板上仰頭看降落傘飄然落下。然后,幾天就跑一趟大西北試驗基地進(jìn)行試驗。

_年3月,中國空間技術(shù)研究院508所回收著(zhù)陸技術(shù)研究室降落傘加工團隊獲得“全國三八紅旗集體”,曾任508所所長(cháng)的王希季為此“獻聲”祝賀:“現在降落傘已經(jīng)加工到幾千平方米,確實(shí)應該得獎,祝賀祝賀!”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3

1958年11月,負責人造地球衛星和運載火箭總體研制的中國科學(xué)院上海機電設計院成立,王希季奉調兼任上海機電設計院技術(shù)負責人。但是在當時(shí)幾乎一窮二白的新中國,運載火箭研制談何容易。當時(shí),計算機遠沒(méi)有現在這樣先進(jìn),他們使用的是老式的電動(dòng)計算機,為了算出火箭的飛行彈道,他和小組成員晝夜不停地輪流算,夜以繼日地干了兩個(gè)多月,才用數字積分法算出一條完整的彈道。記錄這條彈道數據的紙,疊起來(lái)竟有桌子那么高。發(fā)射場(chǎng)的條件就更加簡(jiǎn)陋,參試人員吃的是粗茶淡飯,住的是茅草屋,工作在田頭路邊,“指揮所”是用裝了土的麻袋堆成的掩體,現場(chǎng)甚至連電話(huà)、廣播喇叭這些最簡(jiǎn)單的通信聯(lián)絡(luò )工具都沒(méi)有。有誰(shuí)想到,王希季等科技工作者就是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創(chuàng )造了奇跡。1960年2月19日,在上海南匯縣以東海灘的簡(jiǎn)易發(fā)射場(chǎng)上,一枚火箭靜靜地豎立在發(fā)射架上。時(shí)鐘指向16點(diǎn)47分,隨著(zhù)發(fā)動(dòng)機點(diǎn)火口令的下達,發(fā)射架旁涌起滾滾白煙,火箭沿導軌飛出發(fā)射架,沖向藍天。首次實(shí)驗火箭發(fā)射成功!這是記入史冊的一刻,是我國奔向太空的起點(diǎn),它的成功為中國空間技術(shù)發(fā)展史留下了閃光的一頁(yè)。

隨著(zhù)第一枚火箭的試制成功,王希季也像上了軌道,一發(fā)不可收。在以后的幾年中,王希季思考如何讓火箭發(fā)揮更大的作用,比如,把生物送上天去······當他得知中國科學(xué)院正在開(kāi)展高空生物飛行的工程技術(shù)與生物學(xué)研究后,立即組織研究人員開(kāi)展能讓動(dòng)物上天的研究。王希季又一次成功了,1966年7月發(fā)射的兩枚T-7A火箭分別把雌性狗“姍姍”和雄性狗“小豹”送達距地球68~70千米的高空。加上第三次試驗,包括大白鼠在內的所有試驗生物均經(jīng)受住了飛行過(guò)程中的超重、失重、沖擊、振動(dòng)、噪聲等綜合因素的考驗,全部隨箭頭乘降落傘活著(zhù)回到了地面,為載人航天奠定了基礎。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4

王希季常說(shuō):“搞航天只能服從科學(xué)規律和客觀(guān)事實(shí)。設計走彎路和研制失敗,損失的都是國家利益。而國家是什么?是千千萬(wàn)萬(wàn)老百姓?!?/p>

正是秉持著(zhù)這樣的信念,無(wú)論是率先提出太空資源、空間技術(shù)體系和空間基礎設施等新概念,還是主持完成我國高分辨率對地觀(guān)測系統工程實(shí)施方案的論證和編制,王希季始終站在航天發(fā)展的潮頭,牧星耕宇。

2006年起,王希季開(kāi)始關(guān)注并積極推動(dòng)我國空間太陽(yáng)能電站的發(fā)展。

95歲高齡時(shí),王希季還親自研究關(guān)于五院“互聯(lián)網(wǎng)+航天行動(dòng)”的課題,深刻思考并主動(dòng)探尋著(zhù)中國航天的未來(lái)。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5

1958年11月,入黨剛一個(gè)月的王希季接到上海市委組織部的通知,讓他到新成立的上海機電設計院報到。具體做什么工作,市委組織部的人沒(méi)有明說(shuō),只是說(shuō)“去了就知道了”。

當時(shí),王希季擔任上海交通大學(xué)工程力學(xué)系副主任,工作任務(wù)很重;此外,他正計劃赴德交流兩年,科研項目也正是要出成果的時(shí)候。要接受這個(gè)新任務(wù),他著(zhù)實(shí)有些為難。但在國家發(fā)展與個(gè)人前途面前,他果斷選擇了前者。

當王希季拿著(zhù)介紹信前往上?;粗写髲B報到時(shí),他才知道新單位是由中國科學(xué)院與上海市雙重領(lǐng)導的科研機構,主要負責運載火箭和人造衛星的總體設計。他擔任技術(shù)負責人,主管火箭的研制工作。

“坐地日行八萬(wàn)里,巡天遙看一千河”。對于“天”,曾經(jīng)有過(guò)這樣浪漫的描述。1957年、1958年,蘇聯(lián)和美國相繼將衛星送入太空。面對茫茫宇宙,1958年5月,向全國科技工作者發(fā)出進(jìn)軍的號令:“我們也要搞人造衛星!”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6

時(shí)間倒回到1950年3月。駛向東方的“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甲板上,幾十名中國留學(xué)生圍在華羅庚教授一家人的身旁,大家的心都一起向著(zhù)祖國飛去,所有的話(huà)題都是回國之后如何建設一個(gè)強大富饒的中國。

剛剛獲得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碩士學(xué)位的王希季也在其中。

1921年7月26日,與中國共產(chǎn)黨同年同月誕生的王希季出生在云南昆明一個(gè)商人家庭。17歲時(shí),王希季以?xún)?yōu)異成績(jì)被西南聯(lián)大機械系錄取。入學(xué)后不久,他就吃了機械工程專(zhuān)家劉仙洲的一個(gè)“零蛋”。

在一次測試中,劉仙洲給出題目,要求答案準確到小數點(diǎn)后三位。但是,王希季因為計算尺精度難以達到就忽略了題目要求,計算結果只給出了小數點(diǎn)后兩位。盡管解題思路和計算過(guò)程都是正確的,但劉仙洲還是毫不留情地給了零分,并教育王希季“搞工程的人必須要零缺陷,如果有缺陷工程就會(huì )變成零”。從那時(shí)開(kāi)始,“零缺陷”成為王希季航天工作的原則。

不只是治學(xué)態(tài)度,在西南聯(lián)大求學(xué)的經(jīng)歷在王希季心中埋下“工業(yè)救國”夢(mèng)想的種子,即使在他遠赴美國求學(xué)期間仍然不停生長(cháng)。1948年,王希季就讀于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動(dòng)力及燃料專(zhuān)業(yè)。直到看到《紐約時(shí)報》上刊登的兩張照片,他的人生方向從此發(fā)生了改變。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7

1994年6月,中國科學(xué)院第七次院士大會(huì )和中國工程院成立暨首屆院士大會(huì )同時(shí)在北京召開(kāi),500多位兩院院士匯集到北京參會(huì )。王希季1993年入選中科院學(xué)部委員(院士),很想參加這次盛會(huì )并作學(xué)術(shù)報告。卻正好趕上我國第16顆返回式衛星發(fā)射,領(lǐng)導希望他前往發(fā)射場(chǎng)保駕護航,于是他簡(jiǎn)單收拾行裝后奔赴大西北。

當時(shí),我國的航天事業(yè)正面臨著(zhù)前所未有的嚴峻形勢——不到半年時(shí)間里,連續兩次衛星發(fā)射試驗受挫。在失敗的陰影籠罩下,能否逆轉被動(dòng)局面全看這次的發(fā)射結果。

星箭對接前,王希季按以往慣例,在衛星儀器艙的艙口做了最后的檢查。1994年7月3日,是火箭發(fā)射的日子。那天,他身著(zhù)白色防靜電工作服,來(lái)到指揮控制大廳,等待火箭發(fā)射,雖然感覺(jué)工作已經(jīng)做得有序無(wú)誤,但心里還是緊張。當測控臺站報出星箭成功分離、衛星入軌信號時(shí),他和衛星試驗隊員們才稍稍松了一口氣。

返回式衛星不到返回艙安全返回著(zhù)陸并完好收回搭載物,是談不上成功的。所以第二天,他就趕赴西安衛星測控中心,與另幾位經(jīng)驗豐富的老專(zhuān)家一起參與衛星測控和回收任務(wù)。

西安衛星測控中心指揮大廳的氣氛很緊張,王希季和大家一起守在計算機旁,緊盯著(zhù)衛星傳來(lái)的數據,引導測控系統緊緊跟蹤目標,捕捉并分析衛星運行狀態(tài)。就返回式衛星的返回回收過(guò)程而言,不論是運行階段預報發(fā)出返回調姿、兩艙分離指令的時(shí)間和落點(diǎn)估算,還是在返回階段完成起旋與消旋控制等,都不能有半點(diǎn)紕漏,不然“差之毫厘”,就會(huì )“失之千里”。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8

1975年11月26日,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飛上藍天,又在3天后按預定地點(diǎn)順利返回地面。這使中國成為繼美國、蘇聯(lián)之后世界上第三個(gè)掌握衛星返回技術(shù)的國家。上世紀80年代,我國先后成功發(fā)射8顆返回式衛星,其中有6顆是王希季負責研制。

在同事眼中,王希季是一個(gè)敢于拍板的人。1987年,他擔任第九顆返回式衛星的總設計師,這是我國首次利用返回式衛星為國外客戶(hù)搭載蛋白質(zhì)晶體生長(cháng)的太空實(shí)驗。距離衛星發(fā)射只剩半年,中國專(zhuān)家提出,想在衛星上搭載中國的半導體材料砷化鎵晶體,卻遭到一些外國專(zhuān)家的冷嘲熱諷。

當時(shí),擺在面前的是巨大的風(fēng)險——需要在返回艙放置做砷化鎵實(shí)驗的晶體加工爐,爐中溫度高達1200℃,這相當于在衛星中放置一枚隨時(shí)可能會(huì )爆炸的“小炸彈”。帶著(zhù)團隊整整實(shí)驗了半年,王希季大膽決定,都上!

最終,實(shí)驗取得圓滿(mǎn)成功?!耙竽?,任何新事物總有風(fēng)險、困難,但不太了解規律的時(shí)候,不能當‘傻大膽’!”王希季總結道。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9

火箭探空是我國發(fā)展空間技術(shù)的起步項目之一,王希季在這個(gè)領(lǐng)域碩果累累。截至2000年9月,我國已研制成功的18種型號的實(shí)用火箭探空系統中,由王希季院士擔任技術(shù)總負責人的型號達15種。其中包括第一枚探空火箭,成功將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 送上太空的“長(cháng)征一號”運載火箭和我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尖兵一號”。

此外,王希季不僅在國內率先提出“開(kāi)拓天疆、開(kāi)發(fā)利用太空資源為國民造福,是發(fā)展航天技術(shù)的主導因素和致以實(shí)現的主要任務(wù)”的航天新概念,還成功地開(kāi)啟了利用返回式衛星進(jìn)行微重力搭載實(shí)驗,從而使我國躋身利用外層空間資源的先進(jìn)行列。

因在航天領(lǐng)域的突出貢獻,1999年王希季被中共中央、國務(wù)院和中央軍委授予 “兩彈一星功勛獎?wù)隆?,此外他還多次獲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進(jìn)步獎和其他獎項,他也是中國科學(xué)院資深院士、國際宇航科學(xué)院院士。但在榮譽(yù)面前,王希季從來(lái)只認為自己是個(gè)普通人,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他曾十分動(dòng)情地說(shuō):“中興業(yè),須人杰,我就是想做一個(gè)人杰,能夠為抗戰出力,能夠為建設出力,能夠為民族的偉大復興出力。作為一名專(zhuān)家,我不否認個(gè)人的天賦和勤奮,但如果中國不發(fā)展空間技術(shù),如果黨、國家和人民不交給我負責研制火箭和衛星型號,我怎么能起到這樣重要的作用?如果不給我這樣的環(huán)境和條件,我也不會(huì )成為現在的王希季?!?/p>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0

王希季常年筆耕不輟,撰寫(xiě)《工程設計學(xué)》《航天器進(jìn)入與返回技術(shù)》《空間技術(shù)》等著(zhù)作10余部,《論空間資源》《建設中國空間基礎設施》等論文40余篇,《發(fā)展中國載人航天的討論》《空間太陽(yáng)能電站技術(shù)發(fā)展和對策研究》等研究報告20余份。他堅持著(zhù)書(shū)育人,曾真誠地說(shuō):“我愿為發(fā)展中國的空間事業(yè)、為培養一批優(yōu)秀的航天器設計師而奉獻一生?!?/p>

“王老的百歲人生,就是一個(gè)中國人在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之后,從精神上追尋、奮斗、拼搏的崢嶸歲月;就是一名航天人在中國共產(chǎn)黨堅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方針的指引下,奮發(fā)圖強、勇于登攀、無(wú)私奉獻,鑄就卓越功勛的真實(shí)寫(xiě)照?!敝袊教炜萍技瘓F五院院長(cháng)林益明說(shuō)。

2020年,中國航天出色完成了以嫦娥五號、天問(wèn)一號、北斗三號為代表的多項重大航天任務(wù);2021年上半年又取得天和空間站核心艙、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天問(wèn)一號火星探測等任務(wù)的圓滿(mǎn)成功……

當前,我國建設航天強國和世界科技強國取得新成就,圓滿(mǎn)完成以空間站建設為代表的航天重大工程任務(wù)艱巨,責任重大。王希季所在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一批批航天人正全力以赴接過(guò)前輩傳遞的接力棒。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1

在王希季的支持下,衛星總設計師林華寶決定首次試用“全姿態(tài)捕獲”新技術(shù),使衛星避免了出現因失去基準而不能返回的情況發(fā)生。

1994年7月18日,當全世界天文學(xué)家都矚目于蘇梅克東 列維彗星和木星相撞之際,我國第16顆返回式衛星由紅白相間的降落傘牽引著(zhù),準確落到了預定回收地點(diǎn),圓滿(mǎn)完成任務(wù),當天離王希季73歲生日還有8天。老話(huà)說(shuō)73歲、84歲是老年人的“坎兒”,但為了衛星順利完成任務(wù),他忙起來(lái)就忘記了自己的身體和年齡。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2

錢(qián)學(xué)森、趙九章等發(fā)起了一個(gè)“上天、下海、入地”的科研倡議,其中“上天”就是要發(fā)射人造衛星。中科院將衛星研制任務(wù)定為 1958年的頭號任務(wù)。至此,一大批才華橫溢的年輕科研工作者聚集在一起,王希季就是其中之一。此前從未接觸過(guò)火箭研制工作的王希季深知,發(fā)射衛星是國家重大戰略,對于中國這樣一個(gè)大國來(lái)說(shuō),要想不戰而屈人之兵,就必須有足夠威懾力的戰略武器。國家的需要,就是科研人員努力的目標!

從此,王希季過(guò)起了“神秘人”的生活,妻子、兒女都不知道他在從事什么工作。直到“”貼出來(lái)大字報,兒女們才知道父親工作單位的名稱(chēng)。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3

“照片中南京路上好八連、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影像,對我影響很大?!?999年,獲頒“兩彈一星”元勛獎?wù)潞?,王希季回首往事時(shí)這樣說(shuō)道,“我出國以前的人生都在支離破碎的中國大地上度過(guò),現在新中國終于成立了?!?/p>

“國家需要建設,所以我們回來(lái)了?!蓖跸<竟麛喾艞壛死^續攻讀博士的機會(huì ),踏上回國的郵輪。正是在這次海上旅行之際,華羅庚寫(xiě)下《致全體中國留學(xué)生的公開(kāi)信》,向海外留學(xué)生發(fā)出回國的號召:“梁園雖好,非久居之鄉,歸去來(lái)兮!”

回國之后,王希季先后在大連工學(xué)院、上海交通大學(xué)、上??萍即髮W(xué)等高校任教。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4

王希季這輩子從不言休,老驥伏櫪,仍然為仰望星空奔忙,引領(lǐng)我國航天事業(yè)踏實(shí)向前發(fā)展。

他提出在返回式衛星上采用新型國產(chǎn)彩色膠片,開(kāi)創(chuàng )我國衛星彩色拍照技術(shù)的先河;緊跟時(shí)代進(jìn)步大力提倡衛星姿態(tài)控制系統實(shí)行數字化;在載人航天工程中力主不追逐世界發(fā)展航天飛機的潮流,根據國情只搞載人飛船,使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走上了一條符合國情的正確發(fā)展之道……源源不斷的新思想、新觀(guān)點(diǎn)為我國空間技術(shù)戰略作出重大貢獻。

用王希季自己的話(huà)說(shuō),“希望我們中國發(fā)展航天不要走彎路,走比較直的路”。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5

1996年10月20日,我國第17顆返回式衛星發(fā)射,王希季再次來(lái)到酒泉衛星發(fā)射中心。這是一顆最新型號的返回式衛星,由他主持制定型號技術(shù)方案。這顆衛星上的搭載物多達17類(lèi),有用于心肌觀(guān)察和病理反應實(shí)驗的小烏龜,有從剛出生的幼鼠腦細胞中提取的神經(jīng)元,有不同品種的植物和菌種,還有一面五星紅旗和一面紫荊花旗,這是航天人為1997年香港回歸而特別準備的一份厚禮。

王希季經(jīng)歷的多次不同任務(wù)的發(fā)射都告成功,被大家稱(chēng)為“福將”。發(fā)展航天技術(shù)對他來(lái)說(shuō),不僅僅是一項工作、一個(gè)崗位、一份職業(yè),更是關(guān)乎國家安全、國計民生的大事,是值得去投入整個(gè)身心情感、傾注全部才能智慧為之奮斗終生的大事業(yè)。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6

中國是火藥的故鄉,但在現代火箭的研制上,中國遠遠落后于世界其他國家。當時(shí)的中國正處于西方的封鎖和孤立之中,不可能得到外援,只能靠自力更生。

王希季率領(lǐng)著(zhù)一支平均年齡21歲的年輕團隊,開(kāi)始了艱難創(chuàng )業(yè)。缺乏技術(shù),他找來(lái)資料自己先學(xué),再給年輕人講課,自嘲為“現學(xué)現賣(mài)”;經(jīng)費不足,將火箭發(fā)動(dòng)機推進(jìn)劑供應系統的試驗設備安裝在廁所隔出來(lái)的小天井里,把日本人遺棄的廢碉堡改造成了試車(chē)臺;用電動(dòng)和手搖計算器進(jìn)行計算彈道,算一條就要45天,計算紙摞得半人高。

3個(gè)月后,王希季和他的團隊成功發(fā)射了中國第一枚探空火箭 “T-7M”。雖然距離只有短短的8公里,卻成為王希季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一次成功?!?火箭)總算上天了,雖然還沒(méi)有到真正的天上去,但畢竟是飛起來(lái)了!”39年后,王希季重新回看“T-7M”發(fā)射的現場(chǎng)視頻,眼神里依然抑制不住喜悅之情。

這枚完全由中國人研制的火箭,發(fā)射條件卻是意想不到的簡(jiǎn)陋:控制火箭頭體分離的定時(shí)裝置,是用一個(gè)7元的鬧鐘改裝的;火箭點(diǎn)火裝置是用手電筒的燈絲裹上硝化棉制成的;沒(méi)有吊車(chē),就用轆轤絞車(chē)把火箭吊上發(fā)射架;沒(méi)有燃料加壓設備,就用自行車(chē)的打氣筒加壓;沒(méi)有自動(dòng)的遙測定向天線(xiàn),靠幾個(gè)人用手轉動(dòng)天線(xiàn)跟蹤火箭……

“T-7M”首次發(fā)射成功4個(gè)月后,在上海新技術(shù)展覽會(huì )參觀(guān)時(shí)激動(dòng)地說(shuō):“了不起呀,8公里也了不起!我們就要這樣,8公里、20公里、200公里地搞下去!搞它個(gè)天翻地覆!”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7

1958年11月,王希季沒(méi)想到的是,他突然被調到上海機電設計院。具體做什么工作,安排王希季的工作人員只是說(shuō)“去了就知道了”。去了之后,他才知道是要干一件以前從來(lái)沒(méi)有接觸過(guò)的大事——研制運載火箭“長(cháng)征一號”來(lái)發(fā)射中國自己的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

“我們深知這件事情對國家的分量,這要求我全身心投入,一心只為國家作貢獻?!蓖跸<菊f(shuō)。

沒(méi)有人做過(guò)運載火箭,他們就決定從探空火箭開(kāi)始。在上海郊區新建的發(fā)射場(chǎng)中,王希季開(kāi)始了艱苦的設計和研制工作。為了克服前所未有的困難,他們想出了許多“土辦法”。

來(lái)不及新建實(shí)驗室,就把廁所改裝成測試室。沒(méi)有吊車(chē),就用類(lèi)似于古老轆轤的絞車(chē)把火箭吊上發(fā)射架。沒(méi)有燃料加壓設備,就用自行車(chē)的打氣筒把氣壓打上去。來(lái)不及建通信線(xiàn)路,就用手勢或用人傳遞叫喊的方式進(jìn)行試驗場(chǎng)的聯(lián)絡(luò )……很多這樣的“土辦法”成為王希季解決技術(shù)問(wèn)題的關(guān)鍵。

僅僅幾個(gè)月時(shí)間,1960年2月19日,我國第一枚探空模型火箭T-7M一飛沖天。雖然這枚火箭只在天上飛了短短8公里,但王希季說(shuō),這是他航天事業(yè)中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成功。

在這之后試驗成功的18種探空火箭中,由王希季擔任負責人的有12種,包括將小白鼠和小狗送上天的生物實(shí)驗火箭和可回收的探空火箭。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8

1985年至1990年間,王希季首次明確提出,“空間”這個(gè)人類(lèi)的第四環(huán)境中有著(zhù)極其豐富的資源,發(fā)展航天技術(shù)就能夠發(fā)現、開(kāi)發(fā)和利用空間資源造福人類(lèi)。想要完全自動(dòng)化地充分開(kāi)發(fā)、利用空間資源幾乎是做不到的,因此需要人在空間場(chǎng)所參與,這為發(fā)展載人航天提供了重要依據。

1999年,他還正式提出了航天技術(shù)體系的新概念,是對航天技術(shù)作為一個(gè)復雜的大系統的內涵更確切的認識,有利于推進(jìn)我國航天技術(shù)的協(xié)調發(fā)展。這一概念描繪了我國空間基礎設施的清晰藍圖,并提出了建設原則。

對于這些思想上的貢獻,我國空氣動(dòng)力學(xué)家莊逢甘為2006年出版的《王希季文集》作序時(shí)寫(xiě)道:“讀者一定能從王希季院士的創(chuàng )新思想中,引發(fā)各種新的思想概念和具體的工作途徑,獨立自主地走中國式航天事業(yè)發(fā)展道路努力創(chuàng )新?!?/p>

2010年,年近90歲的王希季仍然在思考,積極建言獻策,發(fā)揮余熱。他和閔桂榮等7位院士和10位研究員向國家提出發(fā)展空間太陽(yáng)能電站的建議?!斑@個(gè)工程巨大,還有很多坎兒要一個(gè)一個(gè)地遵循客觀(guān)規律地邁過(guò)去?!蓖跸<緦η嗄耆思挠韬裢?,“空間太陽(yáng)能電站的未來(lái)有賴(lài)于年輕一代的努力?!?/p>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19

1965年,在“兩彈”建設基本完成之后,發(fā)射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的任務(wù)被提上議事日程。上海機電設計院承擔衛星運載火箭總體任務(wù),由上海遷至北京,正式改名為七機部第八設計院。王希季被任命為該院總工程師。

時(shí)代再次賦予王希季以前所未有的挑戰與重任:主持中國第一枚運載火箭“長(cháng)征一號”的研制工作,承擔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的型號設計工作。

這樣的歷史機遇對于王希季來(lái)說(shu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曾經(jīng)動(dòng)情地說(shuō):“作為一個(gè)專(zhuān)家,我不否認個(gè)人的天賦和勤奮,但是,如果黨、國家和人民不交給我這些任務(wù),我怎么可能去研制?如果不給我這些環(huán)境和條件,又怎么會(huì )出現我這樣一個(gè)人呢?”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20

“長(cháng)征一號”的研制則直接得益于探空火箭的技術(shù)積累。正當“長(cháng)征一號”多項關(guān)鍵技術(shù)已突破、初樣研制就快完成時(shí),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fā)生了,王希季突然被調離,承擔返回式遙感衛星研制任務(wù)。有媒體記者曾問(wèn)他,當時(shí)有沒(méi)有感到遺憾。他說(shuō):“不遺憾,我從來(lái)沒(méi)考慮這個(gè)問(wèn)題,很快把工作交給靠得住的負責人?!?/p>

1970年4月24日,“長(cháng)征一號”點(diǎn)火升空將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送入太空,王希季沒(méi)能在發(fā)射基地親自指揮。當收音機里傳出“東方紅”樂(lè )曲聲時(shí),王希季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chǎng)。

“很長(cháng)很長(cháng)時(shí)間,沒(méi)有人提到我為‘長(cháng)征一號’做了什么工作?!鲍@頒“兩彈一星”元勛獎?wù)聲r(shí),王希季對“長(cháng)征一號”的貢獻重新被提及,這讓他感到很欣慰。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21

王希季是一個(gè)頭腦清醒、求真務(wù)實(shí)的人。面對研制我國第一個(gè)衛星運載火箭的重任,他深知其關(guān)鍵在于要提出一個(gè)適合中國國情的、可行的技術(shù)方案。

王希季查閱了資料后,創(chuàng )造性地提出一個(gè)以中程液體推進(jìn)劑導彈為第一級和第二級,研制一個(gè)固體推進(jìn)劑火箭作為第三級的運載火箭方案。這一方案就是后來(lái)的“長(cháng)征一號”。

時(shí)任七機部四院副院長(cháng)的楊南生說(shuō):“至今我都非常欽佩和感激王希季!在發(fā)射第一顆人造衛星的運載火箭上,敢于采用完全由中國人自己設計制造的固體火箭為第三級,需要有相當的魄力與勇氣!”

1967年,“長(cháng)征一號”的研制工作初樣階段即將結束時(shí),按照國防科工委要求,“長(cháng)征一號”總體任務(wù)移交給運載火箭技術(shù)研究院(一院)負責。王希季再次無(wú)條件服從組織安排。兩年后,“長(cháng)征一號”成功地把“東方紅一號”送入太空,使我國成為世界上第5個(gè)獨立研制和發(fā)射衛星的國家。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22

移交“長(cháng)征一號”工作后,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方案論證的工作落在王希季肩上。經(jīng)過(guò)多次爭論和討論,最后提出了一個(gè)充分利用“長(cháng)征二號”運載火箭能力、由返回艙和儀器艙兩艙組成的采用彈道式返回方式的方案。

當時(shí),這個(gè)方案在我國的技術(shù)和工業(yè)基礎上進(jìn)行了創(chuàng )新,并考慮到將來(lái)技術(shù)發(fā)展,是一個(gè)可行的、有公用平臺思想的、可發(fā)展的方案。之后,王希季又負責衛星回收系統的攻關(guān)和研制工作。其中,用空投試驗方法試驗、檢驗和驗證氣動(dòng)力減速器(一般稱(chēng)為降落傘)回收系統,是研制中必不可少的工作。

研制團隊為此開(kāi)展了無(wú)數次艱苦的試驗。王希季把家里平時(shí)用的剪刀、針線(xiàn)、碎布頭一股腦翻出來(lái)做成小小的降落傘,如癡如醉地“玩”起了降落傘,甚至趴到地板上仰頭看降落傘飄然落下。然后,幾天就跑一趟大西北試驗基地進(jìn)行試驗。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生平事跡篇23

在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里,王希季對“長(cháng)征一號”的研制貢獻很少為人所知。1999年,黨和國家為“兩彈一星”專(zhuān)家授勛時(shí),王希季的故事才逐漸為人們所了解:“他創(chuàng )造性地把我國探空火箭技術(shù)和導彈技術(shù)結合起來(lái),提出我國第一枚衛星運載火箭的技術(shù)方案,主持‘長(cháng)征一號’運載火箭和核試驗取樣系列火箭的研制……”

在攀登航天高峰的道路上,王希季的腳步從未停歇。1975年,他研制的我國第一個(gè)返回式衛星發(fā)射成功,使我國成為繼美國、蘇聯(lián)之后,世界上第三個(gè)掌握衛星返回技術(shù)的國家。歐洲人敬佩地說(shuō):“中國的航天技術(shù)有兩件事了不起,一件是獨立自主研制出氫氧發(fā)動(dòng)機,另一件是獨立自主研制出返回式衛星?!?/p>

這些成功背后,王希季付出了多少汗水,已經(jīng)無(wú)法計算。僅返回式衛星的回收系統,他和團隊就經(jīng)過(guò)了58次空投試驗,反復改進(jìn)。

上世紀80年代,我國先后成功發(fā)射8顆返回式衛星,其中有6 顆是王希季負責研制的。由于他在“東方紅一號”衛星和返回式衛星研制中的突出貢獻,王希季兩次榮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特等獎和一次一等獎。但他卻認為,功勞應該歸于那些不計個(gè)人得失、跟著(zhù)他加班加點(diǎn)的技術(shù)人員和工人師傅。

226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