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

| 思恩

在平平淡淡的學(xué)習、工作、生活中,要用到事跡的情況還是蠻多的,既然這樣,那么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有哪些?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供大家參考!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篇1)

王希季,1921年生,白族,云南大理人。1942年畢業(yè)于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1949年,獲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碩士學(xué)位。1950年回國,在大連工學(xué)院任動(dòng)力工程教研室主任、副教授,1955年調入交通大學(xué),先后擔任渦輪機教研室主任、工程力學(xué)系副主任、副教授?;鸺傮w、航天器系統、航天返回技術(shù)專(zhuān)家,中國空間技術(shù)開(kāi)創(chuàng )者之一,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1999年榮獲“兩彈一星”功勛獎?wù)隆?/p>

2010年9月21日,王希季在京接受了上海航天局戚南強、游本鳳的采訪(fǎng),深切回憶了當年研制探空火箭的艱難歷程,認為探空火箭在國外的技術(shù)封鎖下,一無(wú)資料,二無(wú)實(shí)物,完全依靠中國航天人獨立自主精神取得的早期航天科研成果,為后來(lái)航天事業(yè)發(fā)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鋪墊和支撐作用。值此王希季102歲生日之際,特刊發(fā)此采訪(fǎng)口述文章,謹向這位中國空間事業(yè)的奠基人和開(kāi)拓者之一、德高望重的“兩彈一星”元勛校友送上最真摯的祝福。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篇2)

“長(cháng)征一號”的研制則直接得益于探空火箭的技術(shù)積累。正當“長(cháng)征一號”多項關(guān)鍵技術(shù)已突破、初樣研制就快完成時(shí),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fā)生了,王希季突然被調離,承擔返回式遙感衛星研制任務(wù)。有媒體記者曾問(wèn)他,當時(shí)有沒(méi)有感到遺憾。他說(shuō):“不遺憾,我從來(lái)沒(méi)考慮這個(gè)問(wèn)題,很快把工作交給靠得住的負責人?!?/p>

1970年4月24日,“長(cháng)征一號”點(diǎn)火升空將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送入太空,王希季沒(méi)能在發(fā)射基地親自指揮。當收音機里傳出“東方紅”樂(lè )曲聲時(shí),王希季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chǎng)。

“很長(cháng)很長(cháng)時(shí)間,沒(méi)有人提到我為‘長(cháng)征一號’做了什么工作?!鲍@頒“兩彈一星”元勛獎?wù)聲r(shí),王希季對“長(cháng)征一號”的貢獻重新被提及,這讓他感到很欣慰。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篇3)

王希季考取西南聯(lián)大后,學(xué)習成績(jì)一直都很不錯,但是大學(xué)二年級時(shí)發(fā)生的一件小事卻令王希季沒(méi)齒難忘,得到的教訓更是受益終生。一次考試,題目后寫(xiě)有一項要求:計算時(shí)數字要準確到小數點(diǎn)后面第三位。當時(shí)既沒(méi)有計算機,也沒(méi)有計算器,唯一的工具只是一把小小的計算尺,細小的刻度根本不可能精確地顯示出小數點(diǎn)后面第三位數字。如果認真理解老師的要求自然不難明白為了得出標準答案只能用筆算。從小計算就是強項的王希季根本沒(méi)留意這個(gè)要求,輕松地擺弄著(zhù)計算尺,很快就順利地解出了所有的題。盡管所有的題都答對了,但就因為沒(méi)有遵照要求將小數點(diǎn)后邊的第三位數字計算準確,本來(lái)應該得滿(mǎn)分的考卷居然被判為零分!這件事從此讓他牢牢記?。簩W(xué)工程的人決不能怕麻煩,必須具備認真嚴謹的良好素質(zhì),接受一個(gè)任務(wù)或做一件事情,首先要把目標和要求搞清楚,絕不能大而化之,工程上的事必須保證百分之百準確,百分之零點(diǎn)幾的誤差都有可能影響質(zhì)量,不是造成巨大的損失,就是留下嚴重的后患。

為了支援抗戰,王希季畢業(yè)后暫時(shí)放下了向往的動(dòng)力工程方面的工作,到地處云南省安寧縣的21兵工廠(chǎng)的分廠(chǎng)任職。1946年,他通過(guò)了當時(shí)教育部組織的公費留學(xué)生選拔考試,并于1948年進(jìn)入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研究生院攻讀動(dòng)力及燃料專(zhuān)業(yè)碩士學(xué)位。1949年12月,王希季與潘良儒合作撰寫(xiě)的碩士學(xué)位論文 《分散態(tài)煤粒子燃燒研究》通過(guò)了答辯,獲得碩士學(xué)位。1950年2月,王希季和其他一些留美學(xué)者在留美中國科學(xué)工作者協(xié)會(huì )的幫助下,從美國西部的舊金山登上回國的“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令王希季驚喜的是,華羅庚教授一家也在這條船上,在旅途中華教授和年輕的學(xué)者們一起憧憬新中國的美好未來(lái),他們的思緒飛向祖國。

同年5月,王希季和同伴一起來(lái)到大連工學(xué)院任教,他也在這里與妻子聶秀芳成婚。1955年1月,王希季調任上海交通大學(xué)任教,并于1958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篇4)

火箭發(fā)射、衛星升天,國人飛天之夢(mèng)似乎也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事情了。當蘇聯(lián)人加加林進(jìn)入太空軌道并返回地面后,王希季就十分關(guān)注載人航天工程,并將之提上日程。

1971年,我國著(zhù)手開(kāi)展載人航天研究,并將這個(gè)項目命名為“714工程”。而此前,王希季就已接受有關(guān)單位的要求,對載人飛船總體方案進(jìn)行論證。當“714工程”下達后,王希季又參與了“曙光一號”飛船的研制。然而,“714工程”實(shí)施不久,終因諸多原因被擱置下來(lái)。

20世紀80年代,我國“863”計劃開(kāi)始啟動(dòng),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再次迎來(lái)了發(fā)展契機。時(shí)任中國空間技術(shù)研究院科學(xué)技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的王希季,根據長(cháng)期的實(shí)踐經(jīng)驗和對國情的深刻分析,建議我國應以空間站系統為目標,從載人飛船起步來(lái)突破載人航天技術(shù),而且就載人航天關(guān)鍵技術(shù)之一的回收技術(shù),我國已有17顆回收式衛星的基礎,是符合國情的。中國“神舟號”載人航天工程方案就此基礎初步形成。

1999年,“神舟一號”實(shí)驗飛船成功地完成首次無(wú)人狀態(tài)下的試飛。這是中國航天技術(shù)的重大突破,使國人飛天夢(mèng)想指日可待。王希季又根據國際最新動(dòng)態(tài),馬不停蹄進(jìn)行下一步研究與討論。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篇5)

早在青年時(shí)期,王希季便懷揣“工業(yè)救國”的理想,此后即使榮譽(yù)等身仍不停歇,永葆赤子心。

作為我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的總設計師,王希季殫精竭慮、主持研發(fā)的衛星返回技術(shù)達到國際先進(jìn)水平,使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gè)掌握衛星返回技術(shù)的國家。

20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中國,經(jīng)濟薄弱、科技落后,在這樣的條件下,王希季硬是帶領(lǐng)團隊創(chuàng )造出既能叫衛星上天、又能使衛星返回的技術(shù)。

“我們首創(chuàng )了返回回收技術(shù),探空火箭在設計之初就開(kāi)展回收技術(shù)的研究,因為當時(shí)沒(méi)有無(wú)線(xiàn)技術(shù),也沒(méi)有數傳技術(shù),要拿到發(fā)射的試驗數據,只能依靠箭體回收,所以在我們國家,第一次開(kāi)展空間技術(shù)回收技術(shù)的就是我們?!焙屯跸<疽黄鸸彩碌姆侗緢蛟菏炕貞浾f(shuō)。

巨大的家國責任,往往讓王希季在同事們眼中顯得有些“固執”。這種堅持的背后,既是基于他對國內外技術(shù)發(fā)展的充分認識,也源于他扎實(shí)的理論功底和自信。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篇6)

1965年,歷史又給了王希季一個(gè)充滿(mǎn)挑戰而令人羨慕的機遇——繼主持“長(cháng)征一號”總體工作之后,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方案論證工作也落在了他的肩上。在我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的設計方案中,王希季非常重視一個(gè)產(chǎn)品既要符合當前的實(shí)際又要重視今后系列的發(fā)展,它的第一個(gè)衛星方案作為一個(gè)衛星系列的基礎,成為今后能繼續發(fā)展的基本型。直到90年代,我國已發(fā)射了3個(gè)型號16顆返回式衛星,而王希季負責提出的這個(gè)衛星方案仍然是我國返回式衛星的基本方案。以此為基本型逐步形成的返回式衛星系列也是我國研制周期最短、成本最低、發(fā)射數量最多、成功率最高的衛星系列,為國家作出重大貢獻。

技術(shù)方案完成后,王希季負責衛星回收系統的攻關(guān)和研制工作。從茫茫太空將衛星召回地面準確地落在預定地點(diǎn)談何容易??臻g大國美國曾經(jīng)接連12顆衛星的回收均告失敗,到第13顆衛星才第一次召回來(lái),并且還是落在了海上。這次王希季把家里平時(shí)用的剪刀、針線(xiàn)、碎布頭一股腦翻出來(lái)做成小小的降落傘,像個(gè)孩子似的如癡如醉地“玩”起了降落傘,甚至趴到地板上仰頭看那降落傘飄然落下。然后,隔幾天就跑一趟大西北試驗基地進(jìn)行試驗。

1975年11月26日,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飛上藍天,又于3天后按預定地點(diǎn)順利返回地面。這顆衛星使中國成為繼美國、前蘇聯(lián)之后世界上第三個(gè)掌握衛星返回技術(shù)的國家。

王希季的個(gè)人功勛事跡(篇7)

1948年,王希季前往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動(dòng)力及燃料專(zhuān)業(yè)留學(xué)。他學(xué)習非常勤奮,上課之余,隔日還去附近的熱力發(fā)電廠(chǎng)工作,從鍋爐工一直干到領(lǐng)班,全面掌握了發(fā)電廠(chǎng)的每一個(gè)生產(chǎn)環(huán)節,學(xué)到了先進(jìn)的管理方法。1949年12月,他以?xún)?yōu)異成績(jì)獲取了科學(xué)碩士學(xué)位。就在王希季準備進(jìn)一步攻讀博士學(xué)位時(shí),刊登在《紐約時(shí)報》上的兩張照片:南京路上好八連、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改變了他的求學(xué)計劃。

“我是在軍閥間相互打仗,國家被蠶食、被分治的狀態(tài)下長(cháng)大的,有生以來(lái)首次看到真為老百姓服務(wù)的軍隊和祖國大陸的統一,我為此而歡呼,決心回國參加新中國的建設?!卑雮€(gè)世紀之后,王希季回憶起當初選擇回國的動(dòng)機時(shí),充滿(mǎn)感觸地說(shuō)。

美國政府為了留住中國留學(xué)生,給他們創(chuàng )造了許多優(yōu)厚的條件。但王希季已經(jīng)歸心似箭。他出國就是為了學(xué)習先進(jìn)技術(shù),改變祖國的落后狀況,如今新中國已經(jīng)成立,有了施展抱負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留在美國已無(wú)必要。因此,他毅然踏上了駛往東方的“克里弗蘭總統號”商船。

1950年3月,一個(gè)陽(yáng)光明媚、海風(fēng)拂面的上午,王希季和幾十名中國留學(xué)生圍在華羅庚教授的周?chē)?,暢想回國之后如何建設一個(gè)強大富饒的中國。說(shuō)到興奮之處,學(xué)子們抑制不住激揚的心情,放聲歌唱:“黃河之濱,集合著(zhù)一群中華民族優(yōu)秀的子孫……”

正是在這次海上旅行之際,華羅庚寫(xiě)下《致全體中國留學(xué)生的公開(kāi)信》,向海外留學(xué)生發(fā)出回國的號召:“梁園雖好,非久居之鄉,歸去來(lái)兮!”

王希季回國之后,先后在大連工學(xué)院、上海交通大學(xué)、上??萍即髮W(xué)等高校任教。

226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