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

| 思恩

事跡是用于表?yè)P先進(jìn)、樹(shù)立典型,使廣大干部群眾見(jiàn)賢思齊。既然這樣,那么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有哪些?下面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供大家參考!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篇1)

王希季,衛星與返回技術(shù)專(zhuān)家。1921年7月26日生于云南昆明。1942年畢業(yè)于西南聯(lián)大獲學(xué)士學(xué)位。1949年獲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碩士學(xué)位。1993年當選中國科學(xué)院學(xué)部委員(院士)。國際宇航科學(xué)院院士。

中國空間技術(shù)研究院研究員、技術(shù)顧問(wèn)。曾任大連工學(xué)院副教授、上海交通大學(xué)教授、上??萍即髮W(xué)教授、上海機電設計院總工程師、七機部八院總工程師、航天工業(yè)部總工程師、中國空間技術(shù)研究院副院長(cháng)及科技委主任等職。中國早期從事火箭及航天器的研制和組織者之一。中國第一枚液體燃料探空火箭、氣象火箭、生物火箭和高空試驗火箭的技術(shù)負責人;提出中國第一顆衛星運載火箭“長(cháng)征一號”的技術(shù)方案,并主持該型運載火箭初樣階段的研制;主持核試驗取樣系列火箭的研制。曾任返回式衛星的總設計師,負責制定研制方案,采用先進(jìn)技術(shù),研究衛星返回的關(guān)鍵技術(shù);任小衛星首席專(zhuān)家,雙星計劃工程總設計師等職。1985年、1992年各獲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進(jìn)步獎特等獎1項,1999年獲“兩彈一星”功勛獎?wù)?。主要代表作有:《航天器進(jìn)入與返回技術(shù)》、《空間技術(shù)》、《衛星設計學(xué)》、《建設我國空間基礎設施》等。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篇2)

時(shí)間倒回到1950年3月。駛向東方的“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甲板上,幾十名中國留學(xué)生圍在華羅庚教授一家人的身旁,大家的心都一起向著(zhù)祖國飛去,所有的話(huà)題都是回國之后如何建設一個(gè)強大富饒的中國。

剛剛獲得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碩士學(xué)位的王希季也在其中。

1921年7月26日,與中國共產(chǎn)黨同年同月誕生的王希季出生在云南昆明一個(gè)商人家庭。17歲時(shí),王希季以?xún)?yōu)異成績(jì)被西南聯(lián)大機械系錄取。入學(xué)后不久,他就吃了機械工程專(zhuān)家劉仙洲的一個(gè)“零蛋”。

在一次測試中,劉仙洲給出題目,要求答案準確到小數點(diǎn)后三位。但是,王希季因為計算尺精度難以達到就忽略了題目要求,計算結果只給出了小數點(diǎn)后兩位。盡管解題思路和計算過(guò)程都是正確的,但劉仙洲還是毫不留情地給了零分,并教育王希季“搞工程的人必須要零缺陷,如果有缺陷工程就會(huì )變成零”。從那時(shí)開(kāi)始,“零缺陷”成為王希季航天工作的原則。

不只是治學(xué)態(tài)度,在西南聯(lián)大求學(xué)的經(jīng)歷在王希季心中埋下“工業(yè)救國”夢(mèng)想的種子,即使在他遠赴美國求學(xué)期間仍然不停生長(cháng)。1948年,王希季就讀于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動(dòng)力及燃料專(zhuān)業(yè)。直到看到《紐約時(shí)報》上刊登的兩張照片,他的人生方向從此發(fā)生了改變。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篇3)

他主持過(guò)中國第一枚運載火箭長(cháng)征一號的研制,主持過(guò)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的技術(shù)設計,參與過(guò)多艘神舟號飛船研制過(guò)程的技術(shù)把關(guān)……

1958年11月,組織要王希季去新成立的上海機電設計院兼任職務(wù)。王希季放棄了來(lái)之不易的去柏林大學(xué)講學(xué)的機會(huì ),毅然服從安排。他到了設計院后才知道,這里是搞運載火箭和人造衛星的總體設計單位,工作高度保密。衛星運載火箭的第一級“T-3”完成方案設計,零部件準備下廠(chǎng)試制時(shí),大家才發(fā)現工廠(chǎng)不能批量生產(chǎn),方案成為紙上談兵。隨后的“T-5”,完成設計、制作和總裝工作后,到了試驗階段,大家又發(fā)現所需設備不齊全、不配套,“T-5”淪為展覽品。王希季意識到,研制運載火箭、發(fā)射衛星是一項高技術(shù)、大門(mén)類(lèi)工程,必須要有大系統觀(guān)念,否則就會(huì )前功盡棄。

這也讓他想起了西南聯(lián)大教授劉仙洲的教誨。一次考試中,劉仙洲讓學(xué)生計算時(shí)將數字準確到小數點(diǎn)后三位?!吧晕?dòng)動(dòng)腦子就知道,小數點(diǎn)后三位只有手算才算得出來(lái),結果我用計算尺算,什么都是對的,就是后面第三位錯了?!本褪且驗檫@一點(diǎn)差錯,王希季本可得滿(mǎn)分的試卷變成零分。這個(gè)零分讓王希季明白:“搞工程必須堅持零缺陷,如果有缺陷,那工程就是零?!?/p>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篇4)

1921年7月26日,王希季出生在云南一戶(hù)商賈之家。父親王毓崑飽受商場(chǎng)沉浮,因此不愿孩子再身陷商海,唯一的心愿是希望他們能學(xué)一門(mén)手藝,過(guò)上平靜的生活。但王希季不甘平庸,勤奮刻苦,在昆明讀書(shū)時(shí)就已小有名氣。1934年,時(shí)年13歲的王希季,因在全市小學(xué)畢業(yè)會(huì )考中成績(jì)第一而被譽(yù)為“春城小狀元”;初中畢業(yè)后,他又以第一名的優(yōu)異成績(jì)考上當時(shí)的云南名校昆華高級工業(yè)職業(yè)學(xué)校的土木科;1938年,還在讀高二的王希季,應同學(xué)之邀,參加了剛遷至昆明不久的西南聯(lián)大的招生考試,考取了該校工學(xué)院機械工程系。

1940年,日本侵略軍占領(lǐng)越南后,頻繁轟炸昆明。炮火連天,尸橫遍野,哀嚎震天。同胞的鮮血點(diǎn)燃了王希季的怒火,然而,那時(shí)的他卻只有欲哭無(wú)淚的悲嘆:國弱萬(wàn)民哀。

一幕幕慘絕人寰的場(chǎng)景,是他今生不曾抹去的痛。年輕的王希季懷揣“多學(xué)知識、振興民族工業(yè),以此救國”的決心,在20世紀40年代末,以?xún)?yōu)異成績(jì)考入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學(xué)院,就讀于動(dòng)力與燃料專(zhuān)業(yè)。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篇5)

“兩彈一星”元勛、中科院院士王希季為航天事業(yè)傾盡了一生。他不斷探索,在探空火箭、運載火箭、返回式衛星、載人航天等領(lǐng)域完成了多項首創(chuàng )工作,為后來(lái)者打下了根基。

他堅持真知。一份對他的考察表寫(xiě)道:有時(shí)比較固執,不好商量工作。在回應意見(jiàn)一欄,他寫(xiě)下:“總評價(jià)高于本人評價(jià),謝謝。但在技術(shù)問(wèn)題上不能人云亦云,也不能少數服從多數,而是要尊重客觀(guān)規律?!?/p>

他純粹淡泊。不久前,王希季迎來(lái)了100歲生日?!八枷雴渭?,不想著(zhù)名利?!狈蛉寺櫺惴既缡强偨Y。

他對祖國愛(ài)得深沉。王希季從美國跨越大洋,熱切投身新中國建設,又為任務(wù)多次“轉行”。1999年,表彰為研制“兩彈一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zhuān)家大會(huì )舉行,王希季到人民大會(huì )堂領(lǐng)獎?!白鎳鴽](méi)有忘記我”,當時(shí),這位近80歲的老人紅了眼圈。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篇6)

1957年10月以后,蘇聯(lián)、美國先后發(fā)射人造衛星。1958年,主席發(fā)出“我們也要搞人造衛星”的號召。之后,王希季調入上海機電設計院,擔任總工程師和技術(shù)負責人。他沒(méi)接觸過(guò)衛星火箭,上海機電設計院的條件又很簡(jiǎn)陋。沒(méi)經(jīng)驗、沒(méi)資料,幾乎一切都要從零開(kāi)始,他選擇從探空火箭開(kāi)始研究。

在王希季的主持下,歷經(jīng)9個(gè)月攻關(guān),我國第一枚液體燃料探空火箭奇跡般誕生了。1960年2月,在上海郊區一個(gè)簡(jiǎn)易發(fā)射場(chǎng),這枚探空火箭騰空而起,高度定格在8000米。

更大的挑戰接踵而來(lái)。衛星上天,還得靠運載火箭。王希季創(chuàng )造性地將導彈技術(shù)與探空火箭技術(shù)相結合,提出了我國第一枚衛星運載火箭——長(cháng)征一號的技術(shù)方案。他主持完成了初樣的研制,領(lǐng)導解決了一系列關(guān)鍵技術(shù),保障了長(cháng)征一號將衛星“東方紅一號”順利送入太空。

衛星上天,如何安全返回?王希季服從組織安排,又投入我國首顆返回式衛星的研制。美國曾經(jīng)一連發(fā)射12顆返回式衛星,均以失敗告終,這一任務(wù)難度可想而知。作為我國首顆返回式衛星的總設計師,他帶領(lǐng)團隊立足實(shí)際,制定了采用彈道式返回方式,由返回艙和儀器艙組成大返回艙的方案。數十年來(lái),這也一直是我國返回式衛星的基本方案。

“在太空這個(gè)世界各國爭奪的新領(lǐng)域,中國不僅要有一席之地,更要擴大到一片之地?!蓖跸<境_@樣說(shuō)。老驥伏櫪,他為航天事業(yè)奔走忙碌:為我國載人航天工程發(fā)展戰略建言獻策,倡議用現代技術(shù)發(fā)展小衛星并擔任首席小衛星專(zhuān)家,還主持和參與了地球空間雙星探測計劃實(shí)施、我國高分辨率對地觀(guān)測系統工程實(shí)施方案的論證編制等一系列重要工作……如今,航天后輩從他的精神中汲取力量,繼續前行。

兩彈一星王希季個(gè)人事跡(篇7)

“尊敬的王希季院士:在您百歲壽辰之際,五院全體干部職工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誠摯的祝福!”

2021年7月26日,王希季院士迎來(lái)了自己的100歲生日。一批批王希季曾經(jīng)指導和帶領(lǐng)過(guò)的航天后輩,紛紛向他送上生日的祝福。賀信、鮮花,訴說(shuō)著(zhù)這位百歲老人的成就與榮光。

60多年前,正是在王希季等人的帶領(lǐng)下,新中國第一枚液體探空火箭T-7M成功發(fā)射,由此托舉起了新中國的航天夢(mèng)想。

1958年10月,王希季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他在黨旗下莊嚴承諾,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黨,獻給祖國。彼時(shí),他即將被提升為正教授,準備去東德學(xué)習交流。有關(guān)部門(mén)找他談話(huà),希望他能前往上海機電設計院工作。

面對突如其來(lái)的變化,王希季平靜地說(shuō):“作為一名黨員,我無(wú)條件接受組織的安排?!?958年11月,王希季調入上海機電設計院任總工程師,成為我國早期火箭及航天器技術(shù)研究的組織者之一。從此,他更將國家的強盛和民族的發(fā)展視為人生的首要目標。

226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