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

| 徐球

歐陽(yáng)山尊為許多劇團導過(guò)戲,并執導過(guò)電影 《透過(guò)云層的霞光》和電視劇 《燃燒的心》。下面給大家分享一些關(guān)于2024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7篇),希望能夠對大家的需要帶來(lái)力所能及的有效幫助。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篇1)

新世紀以來(lái),歐陽(yáng)山尊依舊熱切關(guān)注北京人藝的創(chuàng )作,他對年輕的藝術(shù)家鼓勵、愛(ài)護有加,每每不顧身體病痛,相約長(cháng)談,并親臨排演場(chǎng)坐鎮指導?;赝L(cháng)的來(lái)路,幼時(shí)父親的引領(lǐng)、滬上的演劇歲月、延安的戰斗歷程令他思緒不斷,難忘自己與中國話(huà)劇一路伴行的每一步,直至滿(mǎn)懷豪情,在舞臺上迎來(lái)它的百年華誕。

作為北京人藝的副總導演,他先后執導了二十多部劇目,古今中外題材均有涉獵。在蘇聯(lián)名劇《帶槍的人》中,歐陽(yáng)山尊首次啟用轉臺設計,以史詩(shī)般的場(chǎng)面表現十月革命的勝利。劇中的第二幕第八場(chǎng)發(fā)生在斯莫爾尼宮的走廊,列寧和從前線(xiàn)回來(lái)的士兵雪特林相遇,兩個(gè)人邊走邊聊,轉臺開(kāi)始逆時(shí)針旋轉。在他們身后,一隊全副武裝的海軍從走廊深處以順時(shí)針?lè )较蜃吡松蟻?lái)。轉臺的轉動(dòng)突出了列寧和雪特林歷史性會(huì )面的瞬間,士兵的隊伍蔚為壯觀(guān),劇情一直在進(jìn)行,舞臺的時(shí)空得以延伸,宛如一個(gè)電影長(cháng)鏡頭般一氣呵成,烘托出勢不可擋的革命洪流。每當此時(shí),觀(guān)眾都會(huì )被這宏大的場(chǎng)面所感染,發(fā)出熱烈的掌聲。率真的性格和多年從事抗戰戲劇的經(jīng)歷,使歐陽(yáng)山尊的導演手法明快流暢、厚重大氣,作品氣勢磅礴,感情濃烈,節奏鮮明,又兼具生活意蘊的寫(xiě)實(shí)和詩(shī)化的寫(xiě)意。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篇2)

1942年春,歐陽(yáng)山尊受邀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huì )并作了發(fā)言。從華北敵后到晉西北根據地,他創(chuàng )作、導演過(guò)多部反映敵后斗爭和部隊現實(shí)生活的戲,在延安演出時(shí)受到____的表彰。新中國成立后,他參與組建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先后擔任副院長(cháng)、副總導演、黨組書(shū)記。他親自主持了首都劇場(chǎng)的建設,參與劇院管理、方針制定及藝術(shù)生產(chǎn)等諸多方面。同時(shí),他執導了《春華秋實(shí)》《日出》《帶槍的人》《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李國瑞》《關(guān)漢卿》等二十余部劇目。波瀾壯闊的時(shí)代、豐富的人生閱歷和悠長(cháng)的生命足跡,成就了這位中國話(huà)劇的守望者。歐陽(yáng)山尊曾以“戰斗的歷程”為題,總結出“中國話(huà)劇有戰斗化、民族化和現實(shí)主義的光榮傳統”。

追憶先賢,當傳承其藝術(shù)精神,汲取奮發(fā)有為的前行力量。我們相信,在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上,廣大文藝工作者一定會(huì )認真貫徹落實(shí)____文化思想,繼承以歐陽(yáng)山尊為代表的老一輩藝術(shù)家愛(ài)國為民、崇德尚藝的精神,沿著(zhù)他們的光輝足跡,為推動(dòng)文藝繁榮、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而不懈奮斗、砥礪前行。

2007年4月7日,位于京城什剎海西海畔的解放軍歌劇院內,一場(chǎng)具有特殊意義的演出拉開(kāi)帷幕:幕啟,只見(jiàn)一位耄耋老者坐著(zhù)輪椅被推上舞臺,他的神情肅穆莊嚴,但心中似蘊蓄著(zhù)巨大的激情,仿佛為這一次演出已經(jīng)準備了許久,臺下的觀(guān)眾被老人強大的氣場(chǎng)所感染,不由得報以熱烈的掌聲。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篇3)

袁世海兄和歐陽(yáng)山尊談到他演《將相和》,他說(shuō):“我演的廉頗在向藺相如去負荊請罪之前,有一段既無(wú)唱又無(wú)白,只是一個(gè)人來(lái)回走動(dòng)著(zhù)的戲,演的時(shí)候,我就按廉頗當時(shí)的心情認真去想:‘我在街道上故意三次擋他的去路,他都避而改道,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難道是怕了我廉頗嗎?……’這大概就是話(huà)劇里所說(shuō)的‘內心獨白’吧?!?/p>

姜妙香先生告訴歐陽(yáng)山尊:“在解放前,和梅先生演《奇雙會(huì )》,上戲前,家里來(lái)了幾位外地的朋友,我叫他們等我下戲回來(lái)?!镀骐p會(huì )》是壓軸戲,散得晚,我怕家里的客人等急了,不自覺(jué)地朝戲臺對面那口大鐘瞄了一眼。戲完了,卸裝的時(shí)候,梅先生笑著(zhù)對我說(shuō):‘姜老板,您今兒走神兒了!’可不是,在臺上一走神就會(huì )出戲?!?/p>

歐陽(yáng)山尊認識到京劇(也可推廣到戲曲)和話(huà)劇雖然是兩個(gè)不同的劇種,但是在表演的諸多“元素”如注意力集中、排除雜念、交流、想象、內心獨白、心理的形體動(dòng)作等以至演員的道德原則,都是一致的,這是一。第二,話(huà)劇和京劇應相互交流借鑒,但交流借鑒不能生搬硬套。將京劇的一些表現手法運用到話(huà)劇里,有的戲可以多容納些,有的戲就容納得少了些,有的直接一些,有的則較為間接。最近有個(gè)奧地利的戲劇研究生和我談到話(huà)劇如何運用京劇的表現手法問(wèn)題。我給她看了我導演的兩個(gè)話(huà)劇的錄像,一個(gè)是法國劇作家寫(xiě)的《油漆未干》,一個(gè)是表現西藏歷史的《松贊干布》,通過(guò)這兩個(gè)戲向她說(shuō)明:對于運用京劇的手法,前者只能是少與間接,后者則可以多和直接一些。不同的戲,不同的情況,運用的分量和辦法也就不同。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篇4)

隨著(zhù)共和國的誕生,歐陽(yáng)山尊的藝術(shù)生涯也走向了全盛時(shí)期。1950年他被調任到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并帶領(lǐng)中國青年代表團出國訪(fǎng)問(wèn)。他參觀(guān)了蘇聯(lián)的莫斯科藝術(shù)劇院,這里正是現實(shí)主義戲劇集大成之地。

早在30年代,父親歐陽(yáng)予倩從蘇聯(lián)訪(fǎng)問(wèn)回來(lái),就曾向歐陽(yáng)山尊介紹蘇聯(lián)戲劇,莫斯科藝術(shù)劇院成為他心底的憧憬。面對百廢待興的新中國,他滿(mǎn)懷熱望,這正是建設中國話(huà)劇夢(mèng)想的最好時(shí)機。

曹禺、焦菊隱、歐陽(yáng)山尊和趙起揚,作為北京人藝的四位創(chuàng )始人,又稱(chēng)為建院“四巨頭”。人藝成立之初,四人圍繞如何辦好、建設劇院,有過(guò)一次著(zhù)名的“42小時(shí)談話(huà)”。

他們從回顧中國話(huà)劇歷史開(kāi)始,又以蘇聯(lián)戲劇作為參照系,進(jìn)而決定了北京人藝此后數十年的面貌。最終,提出了“要辦成像莫斯科劇院那樣具有世界第一流水平,而又有民族特色和自己風(fēng)格的話(huà)劇院”。

1952年,正式舉行的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建院大會(huì )上,歐陽(yáng)山尊被委任副院長(cháng)。

他希望協(xié)助人藝籌建一座真正屬于話(huà)劇的專(zhuān)業(yè)劇場(chǎng),而非像從前那樣因為戰亂和貧困,使得劇團被迫到處奔波。經(jīng)過(guò)多方交涉,決定在原王府井大街甲73號生產(chǎn)教養院舊址上蓋起一座首都劇場(chǎng),經(jīng)過(guò)歐陽(yáng)山尊的各方協(xié)調和溝通,尤其是在____的關(guān)懷之下, 1956年首都劇場(chǎng)正式作為北京人藝的專(zhuān)用演出場(chǎng)所。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篇5)

“九·一八”事變后,參加左翼演戲運動(dòng),抗戰開(kāi)始后,他參加上海救亡演劇一隊,翌年到延安,以后歷任抗日軍政大學(xué)總校文工團副團長(cháng),戰斗劇社社長(cháng),1942年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huì )。在轉戰晉察冀過(guò)程中,他曾導演過(guò)10余部反映敵后斗爭的戲,并受到____的書(shū)信表?yè)P。

他自稱(chēng)是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馬,以耄耋之年活躍在戲劇戰線(xiàn)上,在80—90年代他應邀來(lái)人藝導演了《巴黎人》、《末班車(chē)上黃昏戀》。此外,他還為許多劇團導過(guò)戲,并執導過(guò)電影《透過(guò)云層的霞光》和電視劇《燃燒的心》。他的導演風(fēng)格氣勢磅礴,感情濃烈,節奏鮮明,富于時(shí)代精神。直至逝世前,他仍活躍在戲劇戰線(xiàn) 上。

從北京人藝建院到1978年,他一直任副院長(cháng)兼副總導演。在此期間,他曾導演過(guò)《春華秋實(shí)》、《日出》、《帶槍的人》、《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李國瑞》等十余部大戲。

2007年中國戲劇百年紀念,歐陽(yáng)山尊曾以年逾93歲高齡最后一次登臺演出,在解放軍歌劇院朗誦了《過(guò)客》。在結尾處他毅然從輪椅上起身,昂首向前走去,讓人潸然淚下,見(jiàn)證了中國“戲劇魂”。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篇6)

歐陽(yáng)山尊記得那天天氣很好,明朗的陽(yáng)光照在____的臉上,顯得他精神煥發(fā)。____明顯心情也非常不錯,一邊講話(huà)一邊比劃:“從歷史上看,中國的婦女最受壓迫,從來(lái)沒(méi)有自主的權利。封建社會(huì )‘三從四德’是控制婦女的法律,中國婦女被綁在這種封建道德上,沒(méi)有一點(diǎn)自由?!?/p>

“今天你們在這里集合開(kāi)會(huì ),成立女生大隊,意義非常重大,就是要你們團結起來(lái),爭取自身的解放。但有一點(diǎn)要注意,婦女的解放和民族的解放結合在一起,首先要爭取民族的解放,才能使全國婦女得到解放?!?/p>

____的演講和上次一樣,引起了臺下陣陣掌聲,這些不僅對婦女是一種鼓勵,對男同志來(lái)說(shuō),也值得深思。

1940年,歐陽(yáng)山尊被調到賀龍所在的120師擔任師部戰斗劇社擔任社長(cháng),由于人才短缺,歐陽(yáng)山尊還兼任劇社中的導演和演員。1942年春天,歐陽(yáng)山尊才重新回到延安,準備參加____主持召開(kāi)的文藝座談會(huì )。

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個(gè)人事跡(精選篇7)

會(huì )議召開(kāi),歐陽(yáng)山尊早早來(lái)到會(huì )議室,____走進(jìn)來(lái)和大家一一握手。到歐陽(yáng)山尊時(shí),____一邊握手,一邊寒暄:“歐陽(yáng)同志,你從前方回來(lái)了?!?/p>

這是歐陽(yáng)山尊第一次和____近距離接觸,只覺(jué)得____的雙手很有力,打招呼的言語(yǔ)也很真誠。____這一天又作了精彩的報告演講。

5月16日,歐陽(yáng)山尊報名上臺發(fā)言,他演講的內容也相當精彩:“敵后的戰士和老百姓對于文藝工作者的需要是很多的,他們會(huì )要你唱歌,要你演戲,要你畫(huà)漫畫(huà),并且還要求你教會(huì )他們干這些。不能說(shuō)你是一個(gè)作家就拒絕給他們唱歌,他們需要什么,你就應當把自己能做的一切都毫無(wú)保留地貢獻出來(lái)。正如魯迅說(shuō)的‘有一分熱,發(fā)一分光’,甚至發(fā)兩分光??雌饋?lái)似乎付出的很多,但事實(shí)上,你從他們的身上所收到的,學(xué)習到的東西卻更多?!?/p>

說(shuō)到這里,歐陽(yáng)山尊停頓了一下,接著(zhù)說(shuō):“有些同志在部隊干文藝工作不安心,認為到頭來(lái)只能算個(gè)排級別干部。我認為:把注意力集中到黨哪一級干部的問(wèn)題上,是趣味不高的。魯迅、高爾基又是哪一級干部呢?要集中注意的是怎么滿(mǎn)足群眾的要求,怎么把工作做好?!?/p>

歐陽(yáng)山尊發(fā)言結束后,____很認同,和魯迅文藝學(xué)院的副校長(cháng)周揚感嘆:“到底是從前方和群眾一起經(jīng)過(guò)炮火考驗的?!?/p>

208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