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

| 徐球

歐陽(yáng)山尊是中國戲劇的奠基人之一,是中國著(zhù)名戲劇、戲曲、電影藝術(shù)家歐陽(yáng)予倩之子。下面給大家分享一些關(guān)于2024年度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7篇,希望能夠對大家的需要帶來(lái)力所能及的有效幫助。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篇1

在談到北京人藝的服務(wù)對象時(shí),歐陽(yáng)山尊提出:

“我們是首都的劇院,要為首都人民服務(wù),同時(shí)又要有全國性。我們應當代表全國的話(huà)劇水平。從劇院十年來(lái)的發(fā)展情況看,我們應當擔負起這個(gè)任務(wù)。形勢的發(fā)展要求我們這樣做。我們還要在世界上占有地位。因此,我又想到我們的劇院應當是有文化的劇院,我們的演出,應當是有文化的,雅俗共賞,又給觀(guān)眾以文化上的享受。所以我們選擇劇目就要選幅度更廣、概括性更大的劇本,要選能概括時(shí)代的東西,不搞太廉價(jià)的東西?!?/p>

進(jìn)而,其他幾位領(lǐng)導提到的諸多問(wèn)題也都被山尊清晰地寫(xiě)入草案:

“我們的演出必須努力追求深刻的思想性與優(yōu)美的藝術(shù)性的統一,力求通過(guò)精彩新穎的藝術(shù)技巧和生動(dòng)鮮明的藝術(shù)形象來(lái)表達深刻的思想性?!?/p>

“努力追求表、導演和舞臺美術(shù)的完整性,使我們的每一出戲都是和諧統一的藝術(shù)整體?!?/p>

幾十年來(lái),這些方針、任務(wù)歷久彌新,已成為北京人藝生命血脈和藝術(shù)追求中的穩定基因。時(shí)至今日,每有新戲推出,總有來(lái)自全國各地的觀(guān)眾奔向北京人藝的大小劇場(chǎng),印證了幾位建院者當年的遠見(jiàn)和信心,以及一代代劇院管理者、藝術(shù)工作者對它們的傳承和踐行。

從1953年執導老舍創(chuàng )作的《春華秋實(shí)》開(kāi)始,歐陽(yáng)山尊也開(kāi)啟了在北京人藝的導演生涯。他考入中央戲劇學(xué)院導演訓練班,隨蘇聯(lián)專(zhuān)家系統學(xué)習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導演體系,畢業(yè)時(shí)以洋洋二十萬(wàn)字的《〈日出〉導演計劃》為他導演《日出》奠定堅實(shí)基礎,也為中央戲劇學(xué)院增添了一部具有學(xué)術(shù)價(jià)值的學(xué)習范本。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篇2

1914年5月24日,歐陽(yáng)山尊誕生于湖南瀏陽(yáng),屬虎,取名歐陽(yáng)壽。祖母的父親劉人熙,曾做過(guò)湖南督軍,思想開(kāi)明,以“虎乃山中王者,王者為萬(wàn)物之尊”,為曾外孫改名為歐陽(yáng)山尊。

歐陽(yáng)家的祖上原本世代務(wù)農,自曾祖一代才與翰墨結緣。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曾祖父歐陽(yáng)中鵠中舉,赴京任內閣中書(shū)。他雖為清朝命官,但頗具民主思想。應同鄉、戶(hù)部員外郎譚繼洵之聘,兼任其子譚嗣同的啟蒙老師,幾年后又收唐才常為門(mén)生。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戰敗后,譚嗣同以?xún)扇f(wàn)余字書(shū)信致業(yè)師,歷數國家所面臨的深重的民族危機,建議興西法自算學(xué)始。歐陽(yáng)中鵠為弟子變革救國的激情所感染,經(jīng)過(guò)一番籌措,與譚嗣同、唐才常及獨子歐陽(yáng)力耕在瀏陽(yáng)文廟創(chuàng )辦算學(xué)社,開(kāi)湖南新學(xué)之先河。此時(shí),全身心沉浸在算學(xué)、格致中的他們沒(méi)有想到,家族其后兩代卻在五四運動(dòng)的狂飆中成為中國話(huà)劇的開(kāi)創(chuàng )者和建樹(shù)者。

1902年, 13歲的歐陽(yáng)予倩東渡日本,和當時(shí)所有赴日留學(xué)的愛(ài)國學(xué)生一樣,他矢志學(xué)習軍事以報效國家,無(wú)奈因為近視不符合招生要求,最終進(jìn)入早稻田大學(xué)學(xué)習文科。1907年冬,歐陽(yáng)予倩觀(guān)看了春柳社按照日本新派劇的方式演出的《茶花女》,引發(fā)興趣,經(jīng)過(guò)友人引薦結識了李叔同、曾孝谷等同好,加入春柳社。當年六月,春柳社在東京本鄉座演出《黑奴吁天錄》,演出經(jīng)過(guò)精心的策劃,聲勢浩大,兩天里有超過(guò)三千名觀(guān)眾前來(lái)觀(guān)看,引起轟動(dòng)。歐陽(yáng)予倩在劇中飾演了兩個(gè)角色,人生第一次登臺就是如此規模的演出,令他十分興奮,也從此確定了一生的道路。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篇3

歐陽(yáng)山尊認識到京劇(也可推廣到戲曲)和話(huà)劇雖然是兩個(gè)不同的劇種,但是在表演的諸多“元素”如注意力集中、排除雜念、交流、想象、內心獨白、心理的形體動(dòng)作等以至演員的道德原則,都是一致的,這是一。第二,話(huà)劇和京劇應相互交流借鑒,但交流借鑒不能生搬硬套。將京劇的一些表現手法運用到話(huà)劇里,有的戲可以多容納些,有的戲就容納得少了些,有的直接一些,有的則較為間接。最近有個(gè)奧地利的戲劇研究生和我談到話(huà)劇如何運用京劇的表現手法問(wèn)題。我給她看了我導演的兩個(gè)話(huà)劇的錄像,一個(gè)是法國劇作家寫(xiě)的《油漆未干》,一個(gè)是表現西藏歷史的《松贊干布》,通過(guò)這兩個(gè)戲向她說(shuō)明:對于運用京劇的手法,前者只能是少與間接,后者則可以多和直接一些。不同的戲,不同的情況,運用的分量和辦法也就不同。

京劇的源流來(lái)自徽劇,而徽劇又是由徽州腔和青陽(yáng)腔與亂彈、吹腔交流融合而成,在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并受到昆曲的影響。從歷史上看,京劇就是匯合了各種地方戲而形成的。話(huà)劇自從本世紀初被引進(jìn)到我國以后,和京劇就有著(zhù)廣泛的交流,早在20年代初期,許多名演員如吳我尊、汪優(yōu)游、潘月樵、查天影、張月亭等,都是既演京劇又演話(huà)劇,更無(wú)論歐陽(yáng)予情了。在“南國社”的“魚(yú)龍會(huì )”上,京劇名演員周信芳、高百歲、周五寶等也曾和話(huà)劇名演員唐槐秋、唐叔明等同臺演出話(huà)劇《潘金蓮》,這些都說(shuō)明京劇與話(huà)劇之間的關(guān)系非常密切,它們相互交流、借鑒的歷史源遠流長(cháng)。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篇4

北京人藝在首都劇場(chǎng)上演的第一部戲,正是歐陽(yáng)山尊導演的《日出》,這也是人藝成立之后的第一版《日出》。曹禺這部名劇的首排導演便是歐陽(yáng)予倩。父子二人同導一部名劇,從舊中國到新中國,其中隔了二十年。

籌備這版《日出》的過(guò)程長(cháng)達三年,歐陽(yáng)山尊耗費巨大心力寫(xiě)出了20多萬(wàn)字的《<日出>導演計劃》,這期間他還考入蘇聯(lián)專(zhuān)家列斯里執教的全國導演訓練班,并將《〈日出〉導演計劃》作為了自己的畢業(yè)論文,這個(gè)“導演計劃”也成為中國戲劇導演舞臺實(shí)踐的文本典范。最終,《日出》在首都劇場(chǎng)上演,經(jīng)過(guò)歐陽(yáng)山尊的努力,一種現實(shí)主義的美學(xué)與浪漫主義的理想在舞臺上呈現出來(lái)。

歐陽(yáng)山尊的現實(shí)主義創(chuàng )作方式從不是死板僵化的,他注重生活的細膩感知與描繪,又帶有寫(xiě)意的詩(shī)情。在1957年慶祝蘇聯(lián)十月社會(huì )主義革命四十周年之際,歐陽(yáng)山尊導演了他的另一代表作《帶槍的人》,一改《日出》中的雋永與深邃,他以磅礴的史詩(shī)感呈現舞臺。

歐陽(yáng)山尊讓首都劇場(chǎng)的轉臺首次充分發(fā)揮其作用,隨著(zhù)舞臺的旋轉,時(shí)空與歷史隨之轉場(chǎng)。這一精妙宏偉的舞美設計,讓當時(shí)的觀(guān)眾席掌聲雷動(dòng)。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篇5

“戰斗性、民族化和現實(shí)主義是中國話(huà)劇的優(yōu)良傳統?!崩先嗽f(shuō),中國話(huà)劇是伴隨著(zhù)國家命運和民族興亡而誕生的,伴隨著(zhù)時(shí)代的風(fēng)雨而興衰沉浮,走過(guò)了一條曲折的、不平凡的道路。

他始終強調話(huà)劇創(chuàng )作要與時(shí)俱進(jìn)。晚年時(shí),他對現實(shí)主義話(huà)劇傳統的繼承也越來(lái)越關(guān)心,提出北京人藝應該到中關(guān)村去體會(huì )“科技是第一生產(chǎn)力”,應該到農村去了解國家的“三農”政策,“戲劇應該回到生活中,回到大眾中去,不能站在大眾頭上指手畫(huà)腳,自命不凡。如今有些戲觀(guān)眾看不懂,只是一些人的孤芳自賞,不是大眾化,而是‘化大眾’,這樣的戲劇脫離了群眾。話(huà)劇需要打開(kāi)局面,要靠文藝人的精神和追求?!?/p>

人生的最后幾年,歐陽(yáng)山尊仍為中國話(huà)劇殫精竭慮。為迎接中國話(huà)劇百年,他提前一年就遞交給文化部一份開(kāi)展紀念活動(dòng)的報告;北京人藝重演經(jīng)典名劇,他都會(huì )去參加建劇組會(huì )……作為北京人藝“現存”最老的導演,也是中國話(huà)劇界輩分最高、資歷最老的藝術(shù)家,眾人常稱(chēng)呼他“戲劇大師”,他卻謙遜而不乏風(fēng)趣地說(shuō),“我 只是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馬”。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篇6

歐陽(yáng)力耕育有三個(gè)兒子,長(cháng)子早夭,排行老二的歐陽(yáng)予倩膝下僅有一女,便將弟弟歐陽(yáng)儉叔的獨子歐陽(yáng)山尊過(guò)繼過(guò)來(lái)。歐陽(yáng)山尊幼時(shí)最快樂(lè )的記憶,便來(lái)自父親的劇場(chǎng)和舞臺。他依稀記得在新編京劇《人面桃花》中,不同顏色的舞臺燈光營(yíng)造出縹緲的“夢(mèng)境”;在新編文明戲《哀鴻淚》中,后臺人員搖動(dòng)一個(gè)裝滿(mǎn)豆子的大簸籮來(lái)制造雨聲。七歲那年,他第一次登臺,在由父親編劇、洪深導演的獨幕劇《回家以后》中飾演小孩,臺上真實(shí)的布景、炫目的燈光加上演員充滿(mǎn)詩(shī)意的表演,無(wú)一不讓他感受到戲劇創(chuàng )造的神奇。

上世紀20年代初,歐陽(yáng)予倩帶著(zhù)全家遷往上海,除了繼續京劇表演,也有更多機會(huì )涉足話(huà)劇和電影。1926年,在民新影業(yè)公司供職的歐陽(yáng)予倩自編自導了愛(ài)情電影《天涯歌女》,歐陽(yáng)山尊在片中飾演一個(gè)少年。此時(shí)正值中國話(huà)劇從萌芽走向成熟時(shí)期,上海的演劇活動(dòng)日漸豐富,進(jìn)入高中的歐陽(yáng)山尊成為學(xué)校中的演劇積極分子,他登臺演出了田漢的《咖啡店一夜》《夜未央》,并參加上海戲劇協(xié)社組織的各種戲劇活動(dòng),此間也是舞臺燈光飛躍發(fā)展的時(shí)期,彩色玻璃紙已經(jīng)普遍應用。16歲時(shí),他參與應云衛導演的《威尼斯商人》,這部戲的燈光由學(xué)過(guò)電氣工程的沈端先(夏衍)負責,除了腳光和頂光,還大量運用了側光,色彩的變化也豐富。歐陽(yáng)山尊既上臺表演,也在舞臺燈光方面學(xué)藝。命運使然,從6歲到16歲,他親歷了新編京劇、文明戲、獨幕話(huà)劇、多幕話(huà)劇的嬗變過(guò)程。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材料簡(jiǎn)介篇7

1981年,西藏話(huà)劇團請歐陽(yáng)山尊給他們排戲,由于歐陽(yáng)山尊的本職工作脫不開(kāi)身,西藏自治區的領(lǐng)導出于對歐陽(yáng)山尊身體和工作等各方面綜合因素的考量,派出西藏話(huà)劇團全劇組80多人,千里迢迢來(lái)到北京。

歐陽(yáng)山尊得知后極為感動(dòng),投入大量精力與西藏同志們合作排演。他說(shuō)“我懷著(zhù)一種興奮而又惶恐的心情,來(lái)接受擔任話(huà)劇《松贊干布》總導演的任務(wù)” ,決心“用小學(xué)生的態(tài)度,虛心向藏族同行們學(xué)習,不懂的就問(wèn),不了解的就請教”。藏漢兩族藝術(shù)工作者們在一起互幫互助、互相學(xué)習,最終出色地完成了這場(chǎng)話(huà)劇的排演。

1984年,曹禺戲劇集《北京人》再版,歐陽(yáng)山尊以此作為劇本基礎,計劃重排《北京人》,在巴黎公演,甚至由法國演員參演。中國導演為外國演員導演中國戲劇,這在中國戲劇史上也是少見(jiàn)。

已經(jīng)70歲的歐陽(yáng)山尊針對場(chǎng)景、環(huán)境、人物、臺詞等進(jìn)行了多方面的細致調整,甄選的劇本臺詞還標注了中文與法文兩欄。手寫(xiě)的“排演計劃表”清晰地展現了當時(shí)為籌備這部戲所做的工作安排。盡管最終巴黎公演因為一些原因沒(méi)能成行,但他的導演計劃與當時(shí)的工作資料都完成的保留下來(lái)。

208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