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

| 徐球

胡先骕與秉志等人在尚志學(xué)會(huì )和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huì )的支持下,于北京創(chuàng )辦了靜生生物調查所。下面給大家分享一些關(guān)于2024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通用7篇),希望能夠對大家的需要帶來(lái)力所能及的有效幫助。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精選篇1)

1921年胡先骕與志同道合的東南大學(xué)同事劉伯明、吳宓、梅光迪等人創(chuàng )立了《學(xué)衡》雜志,初因即是為了發(fā)表自己的長(cháng)文《評〈嘗試集〉》。胡先骕的文學(xué)批評體大慮周、中外互證、邏輯嚴密、干脆利落,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現代文學(xué)批評的先河,一舉奠定了他在中國文學(xué)史上的地位。

胡先骕與其《學(xué)衡》同道的立場(chǎng)并非守舊,而是有著(zhù)更加深刻的理念基礎,即美國思想家白璧德(Irving Babbitt,1865-1933)的人文主義思想。實(shí)際上,“人文主義”一詞即是胡先骕于1922年3月從英文Humanism一詞譯成的。人文主義的核心是尊重人有別于動(dòng)物之本性,強調文化的人文關(guān)懷,追求高境界的美和道德,提倡積極進(jìn)取的人生態(tài)度。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因素相契合,也得到了深諳西方文化的學(xué)衡同道的熱切追隨。在過(guò)去的百年間,中國的文化遺產(chǎn)屢受重創(chuàng ),此時(shí)重讀胡先骕的早期文章,更讓人感嘆其歷史的遠見(jiàn)。

胡先骕以學(xué)衡派主力聞名于世,但胡先骕對中國傳統文化寶藏的維護,并不止于打筆仗。他堅信中國古典文學(xué)之美具有超越時(shí)間超越國界的價(jià)值,但唯獨缺少翻譯的橋梁,所以他要親手來(lái)建這座橋梁。在20世紀30年代中期,胡先骕醞釀了一個(gè)龐大的中國經(jīng)典英譯計劃。他完成了170首蘇東坡詩(shī)詞的英譯,完成了《長(cháng)生殿》全本的英譯,完成了對宋朝文化的介紹文章,完成了一些其他古詩(shī)的英譯……在科學(xué)事業(yè)正值高峰的40多歲年紀來(lái)做文學(xué)翻譯,胡先骕此舉只是要為中華文化盡責,踐行“昌明國粹,融化新知”的承諾。若無(wú)后來(lái)的戰爭爆發(fā),世界驟變,按照他的翻譯速度,這個(gè)雄心勃勃的翻譯工程很可能按時(shí)實(shí)現,而英文的《長(cháng)生殿》也可能早在1940年代就登上了倫敦和紐約的舞臺。無(wú)奈天不遂人意,戰火不但打斷了胡先骕的譯介努力,甚至滅失了他的大部分譯稿,以至于在中國文學(xué)對外翻譯史的研究中,長(cháng)期無(wú)人知道胡先骕的翻譯工程。慶幸的是,在《全集》整理期間,丟失了80年之久的《長(cháng)生殿》完整譯稿,奇跡般地在大洋彼岸的耶魯大學(xué)找到了。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精選篇2)

對于每一位尋找者來(lái)說(shuō),胡先骕代表著(zhù)不同的意義。植物學(xué)家馬金雙熟知全球每一個(gè)地點(diǎn)的水杉和胡先骕發(fā)表的每一篇科學(xué)文獻,這是他向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前輩的致敬;科學(xué)史學(xué)者胡宗剛曾經(jīng)在多個(gè)單位的檔案館里扒尋和手抄了大量歷史檔案,這是他期望完成一個(gè)史家的使命。對于胡先骕的孫女胡曉江來(lái)說(shuō),尋找胡先骕更是她的一次人生課題。

剛開(kāi)始,胡曉江對這位祖父幾乎一無(wú)所知。她坦白地說(shuō):“實(shí)際上我與其他人一樣,是從零開(kāi)始了解胡先骕這個(gè)人?!彼岬阶约旱淖娓?,一般都直呼“胡先骕”。說(shuō)到胡先骕的家庭,會(huì )說(shuō)“他們家”而不是“我們家”。原因很簡(jiǎn)單,胡先骕在1968年去世,那時(shí)胡曉江還未出生。對于孫女來(lái)說(shuō),這位祖父僅僅是故紙堆里無(wú)數的陌生人中的一個(gè),而從未“真正存在”過(guò)?!耙粋€(gè)人,哪怕他在你一歲時(shí)去世,與他在你零歲之前去世,給你的感覺(jué)都是不一樣的。他和我的生命從來(lái)沒(méi)有過(guò)時(shí)空交集?!焙鷷越f(shuō)。后來(lái)胡曉江還發(fā)現,自己的父親對他父親的了解也不多。這當然不是因為“沒(méi)有時(shí)空交集”了,而是新社會(huì )的年輕人對于舊時(shí)代所有的一切有意地疏離、屏蔽和切割。

2014年,胡先骕最小的兒子,76歲的北京大學(xué)數學(xué)教授胡德焜,牽頭編輯《胡先骕全集》。在胡德焜80歲的時(shí)候,這一重擔落到了女兒胡曉江肩上。胡曉江在10歲時(shí)知道了祖父是一個(gè)跟一種樹(shù)有關(guān)系的科學(xué)家,但她感受不到這與自己的生活有任何關(guān)聯(lián)。一點(diǎn)黑色幽默是,作為中國植物學(xué)奠基人的孫女,胡曉江只在初中時(shí)學(xué)過(guò)一點(diǎn)植物學(xué)的皮毛,并且那時(shí)對植物學(xué)毫無(wú)興趣?!拔抑钡浆F在也不認識幾種樹(shù),因為植物學(xué)一詞從來(lái)沒(méi)有出現在我小時(shí)候的家庭中?!焙鷷越f(shuō)。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精選篇3)

1950年代初期,蘇聯(lián)計劃在新建的莫斯科國立大學(xué)內,陳列六十位世界級杰出科學(xué)家的浮雕頭像,以志紀念,其中就有中國科學(xué)家李時(shí)珍(1518-1593,字東璧),蘇方來(lái)函希望了解當代中國學(xué)者對李時(shí)珍及其著(zhù)作《本草綱目》的評價(jià),這項工作最終由中國科學(xué)院植物所胡先骕研究員負責完成。

多年以來(lái),胡先骕對李時(shí)珍及其巨作一直贊賞有加,在他1928年與1935年發(fā)表的文章中都有體現:“名賢李時(shí)珍奠藥物學(xué)之基礎?!?[2] “至明李時(shí)珍而集大成,已足與歐洲中古之本草學(xué)抗衡矣?!?[3] 1951年,胡先骕以植物分類(lèi)學(xué)家同行的眼光,作《對李時(shí)珍<本草綱目>之評價(jià)》專(zhuān)文介紹,“李時(shí)珍乃以三十年之精力,采取歷代各家本草所載一千五百一十種,加以刪定,編為綱目,復增加舊本草所無(wú),而為金元明諸醫所用者三十九種及新藥三百七十四種,合計一十六部六十二類(lèi)一千八百八十種之多?!?對于《本草綱目》這部 “有劃時(shí)代之貢獻” 的藥用植物分類(lèi)巨作和李時(shí)珍,胡先骕的評價(jià)是:“蓋集中國本草學(xué)之大成,故其書(shū)三百年來(lái)為醫藥界唯一經(jīng)典著(zhù)作,而其人亦為中國本草學(xué)家第一人?!?/p>

1953年,莫斯科大學(xué)新校舍建成,《真理報》刊文指出在莫斯科大學(xué)陳列中國科學(xué)家的塑像,“證明蘇聯(lián)人民對中國擁有杰出的古代文化的人民有著(zhù)無(wú)比的尊敬”。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精選篇4)

黃路生作總結講話(huà),他指出,胡先骕締造的功業(yè)、孕育的精神把同脈同緣的江西農業(yè)大學(xué)、南昌大學(xué)、江西師范大學(xué)、廬山植物園及胡先骕家鄉新建區緊密團結在一起。賡續是最好的銘記,要接力賡續先生奠基的專(zhuān)業(yè)之脈、學(xué)緣之脈、思想之脈,中正大學(xué)農學(xué)院衍變?yōu)榻鬓r大的農學(xué)院、林學(xué)院、動(dòng)物科學(xué)技術(shù)學(xué)院、生物工程學(xué)院等4個(gè)學(xué)院、27個(gè)本科專(zhuān)業(yè)、38個(gè)碩士研究生專(zhuān)業(yè)、4個(gè)一級博士點(diǎn)學(xué)科,發(fā)展成為江西農大的主干和優(yōu)勢。

研究是最好的紀念,要深入研究先生建樹(shù)的文化價(jià)值、歷史價(jià)值、時(shí)代價(jià)值,依托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優(yōu)勢,發(fā)揚光大先生倡導的教育思想、教育理念、一貫做法,引領(lǐng)青年學(xué)生奮發(fā)圖強、篤定前行、愛(ài)國奉獻。踐行是最好的弘揚,要深入踐行先生彰顯的“矢志報國、心系蒼生”的愛(ài)國精神,“不畏艱難、銳意創(chuàng )新”的開(kāi)拓精神,“崇尚科學(xué)、追求真理”科學(xué)精神。黃路生表示,胡先骕是我國高等教育的先驅和楷模,其學(xué)術(shù)造詣、研究思想、科學(xué)精神,是我們共同的寶貴財富,應當倍加珍惜、努力弘揚。

大會(huì )之前,與會(huì )來(lái)賓和師生參觀(guān)了由江西農業(yè)大學(xué)舉辦的紀念胡先骕誕辰130周年圖片展,景仰胡先骕的學(xué)術(shù)思想、治學(xué)理念和高尚情操。江西農業(yè)大學(xué)、南昌大學(xué)、江西師范大學(xué)還分別通過(guò)研討會(huì )、報告會(huì )、征文、讀書(shū)會(huì )、雕像落成儀式等形式開(kāi)展系列紀念活動(dòng)。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精選篇5)

胡先骕與梅光迪、吳宓等人一道創(chuàng )辦《學(xué)衡》雜志。在1919年五四后的新文化運動(dòng)中,學(xué)衡派觀(guān)點(diǎn)是保守的,胡先骕與胡適扮演了唱對臺戲的角色。他說(shuō):“胡適、陳獨秀這些人竟敢創(chuàng )造白話(huà),又來(lái)打倒文言,我雖不問(wèn)政治,但對這個(gè)毀滅中國民族的崇洋文化的運動(dòng),是不能坐視的?!彪S著(zhù)年月與思想的漸變,胡先骕后來(lái)改變觀(guān)點(diǎn),與胡適成了好朋友。他反思道:“學(xué)衡缺點(diǎn)太多,且成為抱殘守缺,為新式講國學(xué)者所不喜。業(yè)已玷污,無(wú)可補救?!?/p>

胡先骕之子、北京大學(xué)數學(xué)系教授胡德焜認為,父親雖然有對儒家堅決的認同,但他不是守舊的人?!八行┧枷胧窍喈敵暗摹?。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靜生生物所納入中國科學(xué)院系統,胡先骕也成為該院的一名研究人員。在50年代初思想改造運動(dòng)中,他是重點(diǎn)對象,受到批判。1955年,中國科學(xué)院成立學(xué)部,留在大陸的自然科學(xué)方面的中研院院士大多當選學(xué)部委員。胡先骕卻因為反對蘇聯(lián)李森科的偽科學(xué)而落選。____開(kāi)始后,胡先骕受到?jīng)_擊,1968年在批判中去世,終年74歲。

李森科已經(jīng)淪為科學(xué)史上的笑柄。胡先骕卻受到后人的尊敬。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精選篇6)

胡先骕先生是中國近代植物分類(lèi)學(xué)奠基人。中國近代較早開(kāi)展系統性木材學(xué)研究的機構是1928年由胡先骕等先生在北平設立的靜生生物調查所(簡(jiǎn)稱(chēng)靜生所)。1935年,胡先骕先生給唐燿先生編纂的中國第一部木材學(xué)專(zhuān)著(zhù) —《中國木材學(xué)》題序時(shí)直言:“木材之為學(xué),乃森林利用學(xué)上主要科目之一。故研究林學(xué)者,除樹(shù)木學(xué)外,當以此為最基本之學(xué)科”。這給了木材科學(xué)以明確的定位。

中國科學(xué)院廬山植物園研究館員胡宗剛先生是從事中國近現代植物學(xué)科研機構和主要人物研究的著(zhù)名學(xué)者,曾出版《胡先骕先生年譜長(cháng)編》《靜生生物調查所史稿》《中國林科院木材所早期史》等重要著(zhù)作,作為三位主編之一出版了《胡先骕全集》。2021年5月,他在“近世植物學(xué)史”公眾號專(zhuān)題發(fā)表文章《胡先骕與中國木材學(xué)研究往事》,向世人公布了胡先骕開(kāi)創(chuàng )木材科學(xué)事業(yè)之圖景。

“世間曾有胡先骕,宛若水杉同蔥蘢”。今天是胡先骕先生誕辰130周年之日。謹以胡宗剛先生的《胡先骕與中國木材學(xué)研究往事》一文,與全國木材學(xué)同仁一道,紀念這位中國木材科學(xué)的先驅和開(kāi)拓者。

植物學(xué)家胡先骕名人事跡(精選篇7)

1922年,胡先骕、錢(qián)崇澍、楊杏佛等人在南京創(chuàng )辦了中國科學(xué)社生物研究所,首開(kāi)中國現代生物學(xué)研究的先河,這也是中國第一個(gè)現代純科學(xué)研究機構。

1923年,胡先骕再度赴美,進(jìn)入哈佛大學(xué)攻讀植物分類(lèi)學(xué)博士學(xué)位,其再次接觸西方思想,也漸漸贊成孫中山三民主義主張。

胡先骕曾在廣州看到北伐后社會(huì )新氣象,漸漸對國民黨觀(guān)念有了轉變。到了1926年,胡先骕從東南大學(xué)辭職,舉薦了自美國回來(lái)的梁實(shí)秋到東南大學(xué)任職。他自己則到中國科學(xué)社任生物研究所專(zhuān)職研究員,專(zhuān)心于生物學(xué)研究。

1931年,胡先骕致函江西省政府熊式輝論及政務(wù),有了參政的想法。胡先骕因為在植物學(xué)領(lǐng)域的巨大成就而聲譽(yù)鵲起。1936年,受陳果夫邀請,胡先骕與蔣介石會(huì )面。但胡先骕沒(méi)有對蔣介石溜須拍馬,他與蔣介石暢談?wù)?、?jīng)濟、教育、建設等事業(yè)的改革。

他有著(zhù)自己的一套以退為進(jìn)的策略。他在蔣介石面前直接進(jìn)言并批評蔣介石政策。這樣,胡先骕認為自己無(wú)求于他,還在無(wú)形中提高了自己身份。胡先骕認為,敢于批蔣正是其清高、大無(wú)畏。不過(guò),今人不知胡先骕,而只知據傳“踢了老蔣一腳”的劉文典??梢?jiàn),要想流芳后世,君子動(dòng)口不如動(dòng)手(腳)。

208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