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

| 徐球

胡先骕的預見(jiàn)被事實(shí)證實(shí),正說(shuō)明他的治學(xué)精密,對科學(xué)問(wèn)題的分析、研究非常深入。下面給大家分享一些關(guān)于2024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通用7篇),希望能夠對大家的需要帶來(lái)力所能及的有效幫助。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篇1

大多數人知道胡先骕是因為他是“水杉之父”。胡先骕與鄭萬(wàn)鈞于1948年發(fā)表《水杉新科及生存之水杉新種》,“活化石”水杉轟動(dòng)了世界,被譽(yù)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植物學(xué)發(fā)現”,以至于水杉今日遍植于世界,中國南北城市眾多的水杉林也成為不再稀奇的風(fēng)景。但很少有人理解,確定一億年前的化石與眼前的活體植物是同一個(gè)東西,靠的是胡先骕積累30年的學(xué)術(shù)功力。這種功力體現在胡先骕上百篇中英文學(xué)術(shù)論文和10本中英文專(zhuān)業(yè)著(zhù)作中。胡先骕是第一個(gè)發(fā)表植物新屬(1928年的秤錘樹(shù)屬)和新科(1934年的鞘柄木科)的中國人,這是中國科學(xué)家躋身國際植物學(xué)界的開(kāi)端。他一生發(fā)表的植物新類(lèi)群更是數不勝數。

每個(gè)中國孩子都熟知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shū)屋》中的覆盆子,其學(xué)名也是胡先骕于1925年所定名。胡先骕在哈佛大學(xué)的博士論文《中國植物屬志》厚達1500頁(yè),第一次梳理了中國全部植物屬和重要代表種。這部博士論文成為之后半個(gè)世紀中國植物分類(lèi)研究的必備參考資料,并成為《中國植物科屬檢索表》(1953-1954)的基礎。完成于1938和1940年的《中國山東省中新統植物群》(英文)檢視的則是2000萬(wàn)年前的化石植物。而后期完成的《經(jīng)濟植物學(xué)》《國產(chǎn)牧草植物》《經(jīng)濟植物手冊》等,至今仍有實(shí)用價(jià)值。胡先骕的植物學(xué)發(fā)現,已經(jīng)成為當代人常識的一部分。植物學(xué)家們就是這樣用人類(lèi)的理性系統將自身所賴(lài)以生存的茫茫植物世界確定下來(lái)。

但人類(lèi)如何為自身選擇道路卻比確定植物世界困難得多。胡先骕這一代人在青年時(shí)代接受了辛亥革命之前的思想啟蒙,普遍認同共和思想,可是對于如何面對本民族過(guò)往的文化遺產(chǎn),則走上了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一路是以胡適、陳獨秀等為代表的激進(jìn)改革派,認為應該對中國傳統文化(包括思想、文學(xué)甚至文字)進(jìn)行徹底革命;另一路則是胡先骕等所代表的文化保守派。身為“理科生”的胡先骕從1919年(25歲)的《中國文學(xué)改良論》開(kāi)始,寫(xiě)下了一系列與胡適的主張針?shù)h相對的辯文,時(shí)人并稱(chēng)二人為“南胡北胡”。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篇2

植物學(xué)業(yè)內人士都知道胡先骕曾有著(zhù)廣泛的國際交往。尋找的方向自然集中在胡先骕獲得學(xué)位的美國。但《全集》副主編、植物學(xué)家馬金雙居然在俄羅斯的圣彼得堡(列寧格勒)也找到了胡先骕給蘇聯(lián)植物學(xué)家的信。在胡曉江追蹤到愛(ài)爾蘭古堡里的這批信件之前,更是沒(méi)有人知道胡先骕與愛(ài)爾蘭有過(guò)長(cháng)達30年的通信交往!

在過(guò)去近10年間,時(shí)不時(shí)就會(huì )有陌生人聯(lián)系到幾位主編,問(wèn):“這個(gè)材料你們有了嗎?”

前期打下的基礎加上后來(lái)陸續找到的拼圖塊,最終于2023年5月出版的《胡先骕全集》達到了19卷,近1300萬(wàn)字。字數的多少倒在其次,胡曉江更加震驚的是胡先骕涉足的領(lǐng)域之寬廣。 “可以幾無(wú)懸念地說(shuō),世上沒(méi)有任何一個(gè)讀者能夠讀懂《全集》中所有的文字,再專(zhuān)業(yè)的植物學(xué)家,再淵博的文史學(xué)家,也必定會(huì )在《全集》中遇到自己看不懂的內容?!焙鷷越谌那把灾腥缡钦f(shuō)。

胡先骕的“龐大”必然給整理者帶來(lái)了不少困難。胡曉江不敢說(shuō)哪些領(lǐng)域是可以放心排除的,而找到的文章也往往面臨分卷的困難。求助專(zhuān)家也困難,連組織討論都困難。能讓植物學(xué)家與文學(xué)史學(xué)者有效對話(huà)嗎?或者討論一下細胞天演的人文主義意義?

對于每一位尋找者來(lái)說(shuō),胡先骕代表著(zhù)不同的意義。植物學(xué)家馬金雙熟知全球每一個(gè)地點(diǎn)的水杉和胡先骕發(fā)表的每一篇科學(xué)文獻,這是他向專(zhuān)業(yè)領(lǐng)域前輩的致敬;科學(xué)史學(xué)者胡宗剛曾經(jīng)在多個(gè)單位的檔案館里扒尋和手抄了大量歷史檔案,這是他期望完成一個(gè)史家的使命。對于胡先骕的孫女胡曉江來(lái)說(shuō),尋找胡先骕更是她的一次人生課題。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篇3

1949年1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包圍了北平、天津。雖然傅作義三次派出代表到解放軍平津前線(xiàn)司令部談判,但仍在戰、和之間搖擺不定。當月中旬,傅作義兩度邀請北平的名流學(xué)者到中南??偹玖畈客聿?。據負責接待的焦實(shí)齋回憶,客人有馬衡、楊振聲、周炳琳、徐悲鴻、朱光潛、葉企孫、鄭天挺、賀麟、楊人楩等名教授,胡先骕亦到場(chǎng)參會(huì )。

傅作義頗為重視學(xué)者們的意見(jiàn),設宴聽(tīng)取大家的想法,各位教授相繼發(fā)言,一致希望和平。胡先骕也談了對時(shí)局的看法,主張“為了保全北平百萬(wàn)人民的生命財產(chǎn),為了保全古都的文化遺產(chǎn),應該采取和平解放的方案?!?[1] 最終,傅作義選擇了和平起義,相繼將北平、綏遠交還到了人民的手中。

華北戰事結束后,胡先骕將親手創(chuàng )辦的靜生生物調查所、廬山植物園以及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先后交由中國科學(xué)院接管。此后,他一直在中科院植物分類(lèi)研究所工作,并繼續在植物學(xué)研究、教書(shū)育人,及中華傳統文化的保存推介等方面做出自己的努力。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篇4

大力傳承弘揚先生的教育思想、科學(xué)精神和人文情懷,江西師大與南昌大學(xué)、江西農大歷史淵源深厚,情誼悠久綿長(cháng),在胡先骕先生精神的感召下,堅持扎根江西紅土地,密切協(xié)作、攜手前行,辦好人民滿(mǎn)意教育。

黃宏文在講話(huà)中指出,胡先骕是我國著(zhù)名的植物學(xué)家,是中國近現代植物學(xué)事業(yè)的先驅?zhuān)?0年前創(chuàng )建廬山植物園,最后也安葬于此。他回顧胡先骕與廬山植物園的淵源,作為廬山植物園的締造者,胡先骕以矢志不渝的科學(xué)精神,推動(dòng)廬山植物園在國內外享有盛譽(yù)。

胡曉江在講話(huà)中說(shuō),國立中正大學(xué)在江西的三支余脈因為胡先骕而匯聚在祖籍地新建,當年胡先骕在江西泰和種下的留下的精神,呈現出越來(lái)越強的勢頭。胡先骕的愿景已化為大家共同的愿景,三所大學(xué)、廬山植物園和新建將會(huì )更加興旺發(fā)達。

陳奕蒙表示,新建是人杰地靈、物華天寶的千年古邑,孕育了胡先骕等先賢名人,為家鄉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新建將傳承和弘揚好胡先骕的科學(xué)精神和學(xué)術(shù)遺風(fēng),深入實(shí)施創(chuàng )新驅動(dòng)戰略,加大產(chǎn)學(xué)研、“校地企”合作力度,一體推進(jìn)教育強區、科技強區、人才強區建設,以科教“優(yōu)先”,推動(dòng)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領(lǐng)先”。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篇5

其實(shí),胡先骕是看中大學(xué)校長(cháng)之職的。他有言:“大學(xué)校長(cháng)在歐美各國以名流碩學(xué)充之。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xué)聘艾森豪威爾元帥為校長(cháng),即其一例。而在中國過(guò)去亦極重視大學(xué)校長(cháng)之人選。過(guò)去無(wú)論矣。自民國建立以來(lái),北京大學(xué)先后為嚴幾道、馬相伯、蔡孑民所充任。以校長(cháng)為一時(shí)之人望,故能增加大學(xué)之尊嚴,有名之學(xué)者亦易禮致?!钡珵榱藸I(yíng)救學(xué)生,他還是選擇了自我犧牲。

抗日戰爭勝利后,胡先骕與鄭萬(wàn)鈞發(fā)現了具有“活化石”之稱(chēng)的水杉,轟動(dòng)國際學(xué)界。1948年,胡先骕當選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0年代后期,胡先骕經(jīng)常公開(kāi)表達政見(jiàn)。1946年在《觀(guān)察》雜志發(fā)表文章《中美英蘇之關(guān)系與世界和平》,他說(shuō):“自今日之形勢觀(guān)之,蘇聯(lián)對于中國所加之劫持,與在東歐之爭霸權,實(shí)足以妨害世界和平之建立?!?947年6月,胡先骕在天津《民國日報》發(fā)表《再論中美英蘇之關(guān)系與世界和平》,認為:“蘇俄絕無(wú)與中國友好之愿,得寸進(jìn)尺,割我疆土,殺我人民,掠我物資,陰謀顛覆我政府,……將我置于彼魔掌之下?!?948年,他參加12位教授宣言,提出:“這個(gè)動(dòng)亂的時(shí)代,整個(gè)世界都在不安中,人們有一種普遍的政治覺(jué)醒,就是,如果我們不參與政治,別人將要把與我們意志和良心相反的制度,強加到我們以及我們的子孫身上?!?/p>

“人類(lèi)的基本要求是生活的安全與自由,凡與此潮流相反的政治力量都絕不能長(cháng)久存在。人類(lèi)的進(jìn)步理想,不僅是經(jīng)濟生活的安全,更需要心靈的平安與知識的自由。換句話(huà)說(shuō),人類(lèi)經(jīng)過(guò)數百年的奮斗爭得了政治民主,現在應當以民主政治的方式,再進(jìn)一步爭取經(jīng)濟平等。但決不應為了經(jīng)濟平等而犧牲政治民主。因為沒(méi)有政治民主,經(jīng)濟平等就失去了基礎,如果政治是在少數人獨裁之下,即使能有經(jīng)濟的平等,也是賜予式的,統治者隨時(shí)可以改變可以收回這種賜予?!薄拔覀儗γ裰髦贫鹊男拍钍菆远ǖ?。民主不僅是一種政治制度,而且是對于人生價(jià)值的一種信心,假如這種信心失掉了,人類(lèi)也就不會(huì )有進(jìn)步了?,F在全世界的民主制度都在受著(zhù)極權主義的威脅。要民主憲政成功,至少須有二個(gè)以上像樣的較大政黨,然后人民始能有選擇,政黨始能彼此發(fā)揮監督砥礪的作用?!?/p>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篇6

過(guò)去的時(shí)代,胡先骕的社會(huì )地位顯赫,政治影響力高,言行舉止免不掉時(shí)代色彩。這是胡先骕的政治欠賬。新政權伊始,中科院成立,它下設的植物所主要是由靜生生物調查所而來(lái),而靜生所則是胡先骕創(chuàng )辦領(lǐng)導的。

中科院植物所的領(lǐng)導層沒(méi)有胡先骕的位置,胡先骕淪為普通一兵。沒(méi)有了社會(huì )地位,政治能量和社會(huì )話(huà)語(yǔ)權隨之湮滅。要說(shuō)胡先骕的這筆賬已經(jīng)算清了。但是,看胡先骕檔案,似乎事情還沒(méi)有完,組織上給胡先骕的評語(yǔ):

1952年,中科院評定薪資,予胡先骕三級研究員,這位中國植物學(xué)界的宗師的薪資排在他的徒子徒孫之后。

胡先骕的地位一落千丈,可他認死理,依然覺(jué)得自己是中國植物學(xué)界的老大。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里,植物所開(kāi)會(huì ),主席臺上已經(jīng)沒(méi)有了胡先骕的位置。然而,胡先骕不管這一套,他到了會(huì )場(chǎng),把椅子往臺上一放,就坐在那兒。臺上臺下的人面面相覷,卻沒(méi)有人敢說(shuō)什么。胡先骕人散架子不散,傲若當年。

不殺人,只誅心,且同室操戈。自古士可殺不可辱,或許,只是士人獲罪后的理想,想不起來(lái)哪一個(gè)士人能夠實(shí)現的了。批判揭發(fā)胡先骕的人都是他的同事或徒子徒孫。如此情形,胡先骕的感覺(jué)是眾叛親離。曾經(jīng)的胡先骕,雖然高官厚祿,但對待他的學(xué)生很愛(ài)護,從不講學(xué)生的不好,開(kāi)口是我的學(xué)生方文培教授,或者是我的門(mén)人汪發(fā)纘先生……

胡先骕名人生平事跡材料篇7

曾祖父胡家玉,字小蘧。道光十五年(1835)中舉,二十一年(1841)中辛丑一甲進(jìn)士第三名,欽點(diǎn)探花,授翰林院編修。同治三年(1864)提督貴州學(xué)政,后官至太常寺卿。同治十一年(1874)授都察院左都御史。胡先骕名字中的的先字是家譜中的輩份,骕,古漢語(yǔ)良馬之意。以“步曾”為字,就是他的父親希望他步曾祖父之后,光耀門(mén)庭。

早年在京師大學(xué)堂預科時(shí)還,胡先骕還曾參加給慈禧出殯?!皯遭帧笔撬髞?lái)取的號,自喻常懷著(zhù)懺悔心。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科舉制度停廢,胡先骕得到恩師沈曾植推薦,進(jìn)入南昌府洪都中學(xué)當插班生,開(kāi)始接受新式教育。他課余種瓜點(diǎn)豆,發(fā)現了環(huán)境對種子產(chǎn)生的影響,開(kāi)始對植物學(xué)產(chǎn)生興趣。參見(jiàn):

胡先骕受康有為、梁?jiǎn)⒊母牧贾髁x影響甚大,且立志為國研究一門(mén)科學(xué),“對于政治認識甚為模糊,亦不愿過(guò)問(wèn)政治”。

1913年春,胡先骕進(jìn)入加州大學(xué)伯克利分校農學(xué)院。先學(xué)農藝,后轉入植物系。他后來(lái)談到當時(shí)的觀(guān)念是“抱著(zhù)純技術(shù)觀(guān)點(diǎn)來(lái)獲得專(zhuān)門(mén)的知識,以外國大學(xué)的學(xué)位做敲門(mén)磚,以求得到一個(gè)飯碗”。

208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