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

| 徐球

在太平洋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上,胡先骕聽(tīng)到日本學(xué)者首次發(fā)現舉世稀有的川苔草科植物的報告時(shí),當時(shí)就預見(jiàn)中國肯定也有川苔草科植物的分布。下面給大家分享一些關(guān)于2024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精選7篇),希望能夠對大家的需要帶來(lái)力所能及的有效幫助。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篇1

胡先骕,字步曾,號懺庵,于1894年5月24日出生于江西南昌的一個(gè)傳統士大夫家庭。此時(shí)正值甲午戰敗之年,傳統帝國處于風(fēng)雨飄搖之中。胡先骕自幼聰慧,被人視為神童。他以傳統教育啟蒙,打下了堅實(shí)的古典文學(xué)基礎。少年時(shí)代因科舉被廢除轉而接受現代教育。他在1909-1911年就讀于京師大學(xué)堂預科,于1912年被江西省官派留學(xué)到美國加州大學(xué)。1916年獲得植物學(xué)學(xué)士學(xué)位;1923年再次赴美留學(xué),1925年獲得哈佛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曾在南京高等師范學(xué)校(后為國立東南大學(xué))、北京大學(xué)、北京師范大學(xué)、國立中正大學(xué)等任教。長(cháng)期主政靜生生物調查所。1948年當選首屆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9年胡先骕留在大陸,在一次次政治風(fēng)暴中仍然堅守科學(xué)精神與文人氣節,直至逝于1968年。胡先骕一生筆耕不輟。他自幼被視為神童,博聞強識,下筆千言,倚馬可待。胡先骕在22歲時(shí)的詩(shī)中,自認“下筆摩古健,頗欲追班揚”(胡先骕詩(shī)《壯游用少陵韻》,作于1916年)。同時(shí)他又有發(fā)表欲,無(wú)論是科學(xué)論文、文學(xué)批評、政論建議、詩(shī)詞歌賦,都要展現出來(lái)讓大家看到。除了對詩(shī)詞分外珍愛(ài)而在晚年重新整理之外,他對其他文字并不在意保存。在戰亂流離中未經(jīng)發(fā)表就遺失的文字不在少數,晚年因被抄家而散毀的手稿更是無(wú)法估量。即便如此,不寫(xiě)日記、不寫(xiě)小說(shuō)而以科學(xué)研究為主業(yè)的胡先骕,仍遺存近1300萬(wàn)字。大多數人知道胡先骕是因為他是“水杉之父”。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篇2

2016年6月,在遙遠的愛(ài)爾蘭的一座400多年的古堡里,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胡曉江找到了一批早至八十年前的信件。信是寫(xiě)給古堡主人老伯爵的。這個(gè)古堡所在的歐洲著(zhù)名莊園,以擁有很多來(lái)自中國的樹(shù)木而聞名。這些樹(shù)木則源自這位來(lái)信者——胡先骕。

胡先骕(1894—1968),中國植物學(xué)奠基人,是中國近代科學(xué)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____曾經(jīng)評價(jià)他是”中國生物學(xué)界的老祖宗”。胡先骕也同時(shí)是中國現代文學(xué)史上的重要人物,是以“昌明國粹,融化新知“為主旨的學(xué)衡派的骨干,被譽(yù)為中國現代文學(xué)批評的開(kāi)創(chuàng )者。從1990年代開(kāi)始,很多學(xué)者重新發(fā)現了胡先骕,并對他的多方面的思想和成就進(jìn)行了研究,但沒(méi)人敢說(shuō)已經(jīng)描繪出了胡先骕的全貌。

胡曉江是胡先骕的孫女,也是《胡先骕全集》的主編。在胡曉江追隨著(zhù)蛛絲馬跡找到愛(ài)爾蘭古堡之際,為《胡先骕全集》搜尋補充新資料的工作已經(jīng)進(jìn)行了兩年。新的資料總從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來(lái),像一片片拼圖,不斷擴充著(zhù)胡先骕的形象。

《全集》副主編、廬山植物園圖書(shū)館研究館員胡宗剛記得,二手市場(chǎng)上曾經(jīng)流通過(guò)一箱胡先骕的植物學(xué)著(zhù)作和論文手稿,最終被一個(gè)收藏家以15萬(wàn)元的價(jià)格買(mǎi)去,后來(lái)收藏家將內容提供給了《胡先骕全集》。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篇3

胡先骕(1894年5月24日-1968年7月16日),字步曾,號懺盦,江西南昌人。中國植物學(xué)家、中國植物分類(lèi)學(xué)奠基人、教育家。1913年入美國加州大學(xué)農學(xué)院,1916年學(xué)士畢業(yè)?;貒?,與秉志等人一同創(chuàng )建國立東南大學(xué)生物系(中國人創(chuàng )辦的大學(xué)里的第一個(gè)生物系)、中國科學(xué)社生物研究所(中國第一個(gè)生物研究所),1923年與鄒秉文、錢(qián)崇澍合著(zhù)出版《高等植物學(xué)》(中國人編寫(xiě)的第一部植物學(xué)大學(xué)教科書(shū))。1923-1925年去美國哈佛大學(xué)留學(xué),獲科學(xué)博士學(xué)位。

1928年與秉志一起創(chuàng )建靜生生物調查所,1934年創(chuàng )辦廬山森林植物園,發(fā)起籌建中國植物學(xué)會(huì )、提案編纂《中國植物志》,1938年成立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1940-1944年出任國立中正大學(xué)首任校長(cháng),1944年提案成立中央植物園(國家植物園),1948年正式發(fā)表與鄭萬(wàn)鈞聯(lián)合命名的活化石水杉論文,同年當選第一屆中央研究院院士,1950年發(fā)表 “被子植物的一個(gè)多元的新分類(lèi)系統”。1959年與錢(qián)崇澍等人聯(lián)名倡議并開(kāi)始編寫(xiě)《中國植物志》。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篇4

5月24日,時(shí)逢中國植物分類(lèi)學(xué)奠基人、中國近代生物學(xué)開(kāi)創(chuàng )者胡先骕誕辰130周年,由江西農業(yè)大學(xué)、南昌大學(xué)、江西師范大學(xué)、新建區委區政府共同舉辦的紀念胡先骕誕辰130周年暨胡先骕學(xué)術(shù)思想研討會(huì )在胡先骕家鄉南昌新建區文化中心舉行。逾300名來(lái)賓、專(zhuān)家、干部群眾和師生代表匯聚一堂,共同緬懷胡先骕的生平功績(jì),學(xué)習和弘揚胡先骕的家國情懷和科學(xué)精神。

南昌大學(xué)校長(cháng)陳曄光院士,江西師范大學(xué)校長(cháng)陳芬兒院士,廬山植物園主任黃宏文研究員,胡先骕孫女、北京師范大學(xué)胡曉江教授,新建區委書(shū)記陳奕蒙出席會(huì )議并講話(huà)。我校黨委書(shū)記黃路生院士主持大會(huì ),校長(cháng)魏輔文院士,副校長(cháng)曾志將、劉木華、張高亮、王文君及各單位負責人出席會(huì )議。

陳曄光在講話(huà)中指出,緬懷胡先骕為世界與中國植物學(xué)界所作出的杰出貢獻,追思先生為我國教育界與學(xué)術(shù)界不懈奮斗的光輝一生,學(xué)習和傳承先生的精神和思想,就是要繼承與發(fā)揚老先生的教育精神、學(xué)術(shù)思想和家國情懷,主動(dòng)肩負起時(shí)代賦予的光榮使命,團結奮進(jìn)、勇攀高峰,在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強國建設、民族復興偉業(yè)的征程中貢獻更大力量。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篇5

1943年上半年,中正大學(xué)青年劇社在泰和城內舉行義演,演出話(huà)劇《野玫瑰》。第二天,當地的《民國日報》刊登一則簡(jiǎn)訊:“國立中正大學(xué)青年劇社昨晚公演話(huà)劇《野玫瑰》,演出成績(jì)欠佳,秩序尤成問(wèn)題?!痹搱笥蓢顸h江西省黨部主辦,消息刊登后激起學(xué)生的強烈反彈。

政治系學(xué)生譚峙軍說(shuō),當時(shí)他正在主持這個(gè)劇社,公演第一天,《民國日報》一位姓項的記者把自己的招待卷送了人,卻帶著(zhù)女朋友強行入場(chǎng),還搬了兩張椅子擋住觀(guān)眾視線(xiàn),造成通道阻塞。負責前臺事務(wù)的同學(xué)勸他購票入座,他一口拒絕。于是維持秩序的警員只好在觀(guān)眾的噓聲中把他們趕了出去?!睹駠請蟆返暮?jiǎn)訊激怒了學(xué)生,他們找報社交涉,認為這個(gè)報道失實(shí),影響了劇社的演出聲譽(yù),要求予以更正。但是報社方面卻始終虛與委蛇,毫無(wú)解決問(wèn)題的誠意,直到義演結束,也沒(méi)有任何表示。在多次交涉終無(wú)結果的情況下,學(xué)生們情緒失控,一哄而起,把報社砸了個(gè)稀爛,并且圍攻了省黨部,迫使省黨部主任越墻而逃。事件發(fā)生后,日軍乘機大做文章,說(shuō)國立中正大學(xué)反對抗戰,與中國國民黨發(fā)生激烈沖突。蔣介石聞?dòng)嵰卜浅I鷼?,責令朱家驊等人嚴肅處理此事。為此,陳立夫和朱家驊先后來(lái)到中正大學(xué),正在重慶的胡先骕也趕回學(xué)校。

胡校長(cháng)回來(lái)后,馬上把譚峙軍找來(lái),在詳細了解當時(shí)的情況后,對他說(shuō):“事情已經(jīng)過(guò)去有一段時(shí)間了,現在你冷靜想一想,為什么一定要去打報館?難道沒(méi)有別的方法可以解決?”然后揚了揚手說(shuō):“你不要不經(jīng)思索便急于回答我的問(wèn)題。你冷靜的想想,想清楚了,再回答?!弊T峙軍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便回答說(shuō):“報告校長(cháng)!我想過(guò)了!我實(shí)在仍然想不出更好的法子?!驗?,當事件發(fā)生之后,我們已經(jīng)把一切能做而該做的都做過(guò)了?!焙润X聽(tīng)完后,平靜而慈祥地說(shuō):“事情過(guò)去了這么多天,你仍舊認為除了采取野蠻手段而外,別無(wú)其他方法可以解決,可見(jiàn)得也并非一時(shí)沖動(dòng)?!闭f(shuō)到這里,譚峙軍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因為他完全沒(méi)有想到校長(cháng)會(huì )說(shuō)出這樣的話(huà)。胡先骕接著(zhù)說(shuō):“不過(guò),年輕人動(dòng)輒打架,總是不好的!你們也應該受點(diǎn)兒處分。既然不是你一個(gè)人闖的禍,那么好漢做事好漢當,你叫所有去打過(guò)的同學(xué)大家簽名,你去吧!”譚峙軍正要出門(mén),胡先骕又叮囑說(shuō):“你不要簽第一名,這種事兒沒(méi)有什么風(fēng)頭好出的!你懂不懂!”

譚峙軍回到宿舍,召集同學(xué)們在兩張大紙上不規則地簽了名送了過(guò)來(lái)。第二天,公布欄貼出布告,對簽名同學(xué)給予處分。對于這件事,鄒嗣奇的說(shuō)法大同小異。他說(shuō),胡校長(cháng)回來(lái)后,曾召集全校師生大會(huì ),他在會(huì )上幽默了幾句,然后掏出一張條子,提高嗓門(mén)說(shuō),這是蔣委員長(cháng)的命令:“著(zhù)中正大學(xué)校長(cháng)迅即返校,懲辦為首學(xué)生”。但是怎么懲辦你們呢?我看還是懲辦我吧!都是我教育無(wú)方,使你們闖下大禍。接著(zhù)胡校長(cháng)又將復電中央的內容向大家介紹一遍,其中有“教育無(wú)方,責任在我,事件已平息,對學(xué)生已作處理,未便變更”云云。最后胡校長(cháng)說(shuō),盡管如此,我對你們還是要作點(diǎn)處分的。凡是去打了報社的,簽上一個(gè)名,各人記大過(guò)一次,但是不取消你們的助學(xué)金,也不影響你們畢業(yè)和畢業(yè)后找工作。

不久,胡先骕辭職。鄒嗣奇說(shuō):“我們的老校長(cháng),赤誠待人,愛(ài)護學(xué)生,犧牲自己的精神,我們永遠不會(huì )忘記?!弊T峙軍則說(shuō):“校長(cháng)不惜以崇隆名位作了犧牲,來(lái)保全一群該受到嚴厲的、甚至開(kāi)除學(xué)籍處分的學(xué)生;就像一只慈愛(ài)的老母雞不顧自己的安危去庇護一群小雞仔一樣。校長(cháng)的這一片‘燃燒自己、照亮學(xué)生’的苦心與愛(ài)心,怎能不令人畢生感念!” 他還說(shuō):“一年之后,當我們這一屆同學(xué)領(lǐng)到畢業(yè)證時(shí),證書(shū)上署名的竟然不是步公校長(cháng)!不少同學(xué)內心明白,自己的這張畢業(yè)證書(shū)實(shí)在是以校長(cháng)的犧牲作為代價(jià)”換來(lái)的。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篇6

胡先生用了很多資料,除會(huì )議記錄、個(gè)人筆記外,是一些大人物,有康生、陸定一,議論一位叫胡先骕的人。胡先骕(字步曾)是一個(gè)陌生的名字,之前,從沒(méi)有聽(tīng)說(shuō)。他是被“歷史”選擇性遺忘在歷史中的一個(gè)人。然而,地球上有一塊活化石,叫“水杉”?;罨嫉拇嬖谟珊润X發(fā)現并予以確定,這個(gè)歷史是怎么也遺忘不掉的。胡先骕也是歷史中的水杉,一塊活化石。

胡先骕是中國植物學(xué)的奠基人。他的《中國植物志屬》,首次系統地將中國的植物譜系予以梳理,奠定了中國的植物研究的基礎。在胡先骕的努力下,中國的大學(xué)里有了生物系--東南大學(xué)生物系(1921),中國有了生物研究所----中國科學(xué)社生物研究所(1922)和靜生生物調查所(1928,今中科院植物所和動(dòng)物所),創(chuàng )建廬山森林植物園(1934,今中國科學(xué)院廬山植物園)、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1936,今中國科學(xué)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胡先骕是“中國生物學(xué)界的老祖宗”。其實(shí),這位老祖宗并不老。他沉底于歷史,不是因為老了。1948年,中國現代第一批院士誕生,共八十一人,胡先骕在列。1949年,政權更迭,八十一位院士,去臺灣九人,在海外十二人,故去一人,留下的五十九人,胡先骕在列。

1955年,留下的五十九位院士中,二人故去,四十六人被聘為中科院學(xué)部委員, 十一人落聘,胡先骕在列。那年,胡先骕六十二歲。

胡先骕事跡材料范文篇7

兩度留學(xué)美國,哈佛大學(xué)博士。歸國后在多所大學(xué)執教,曾任江西師范大學(xué)前身——國立中正大學(xué)第一任校長(cháng)。中國植物分類(lèi)學(xué)奠基人。與秉志聯(lián)合創(chuàng )辦中國科學(xué)社生物研究所、靜生生物調查所,還創(chuàng )辦廬山森林植物園、云南農林植物研究所。與鄭萬(wàn)鈞聯(lián)合發(fā)布、命名“水杉”新種……____稱(chēng)他為“中國植物學(xué)界(生物學(xué)界)老祖宗”。

秉志(1886~1965),字農山,原姓翟佳氏,曾用名翟秉志、翟際潛,河南開(kāi)封人,著(zhù)名動(dòng)物學(xué)家,中國近現代生物學(xué)的主要奠基人,美國SigmaXi科學(xué)榮譽(yù)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清朝光緒三十四年(1908)畢業(yè)于京師大學(xué)堂,民國二年(1913)獲美國康乃爾大學(xué)學(xué)士學(xué)位,民國七年(1918)獲康乃爾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民國二十四年(1935)當選中央研究院評議員,1948年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5年被選聘為中國科學(xué)院學(xué)部委員(院士)。秉志研究領(lǐng)域廣泛,在昆蟲(chóng)學(xué)、神經(jīng)生理學(xué)、動(dòng)物區系分類(lèi)學(xué)、解剖學(xué)、脊椎動(dòng)物形態(tài)學(xué)、生理學(xué)及古動(dòng)物學(xué)等領(lǐng)域均有許多開(kāi)拓性工作,對進(jìn)化理論深有研究,晚年從事鯉魚(yú)實(shí)驗形態(tài)學(xué)的研究, 系統全面地研究鯉魚(yú)實(shí)驗形態(tài)學(xué),充實(shí)和提高了魚(yú)類(lèi)生物學(xué)的理論基礎,畢生為開(kāi)創(chuàng )和發(fā)展中國的生物學(xué)事業(yè)作出了歷史性的貢獻。1965年2月,秉志在北京病逝,享年78歲。胡先骕的家庭是個(gè)傳統的大家族,祖先屬于江西華林胡氏,從曾祖父胡家玉開(kāi)始,代代都有立下功名的人。

208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