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

| 徐球

歐陽(yáng)山尊是中國戲劇的奠基人和北京人藝的創(chuàng )始人之一,他的事跡大家想知道哪些呢?下面給大家分享一些關(guān)于2024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7篇),希望能夠對大家的需要帶來(lái)力所能及的有效幫助。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篇1)

2007年4月7日,位于京城什剎海西海畔的解放軍歌劇院內,一場(chǎng)具有特殊意義的演出拉開(kāi)帷幕:幕啟,只見(jiàn)一位耄耋老者坐著(zhù)輪椅被推上舞臺,他的神情肅穆莊嚴,但心中似蘊蓄著(zhù)巨大的激情,仿佛為這一次演出已經(jīng)準備了許久,臺下的觀(guān)眾被老人強大的氣場(chǎng)所感染,不由得報以熱烈的掌聲。

“是的,我只得走了。況且還有聲音常在前面催促我,叫喚我,使我息不下……”

甫一開(kāi)口,老人滄桑的聲音略帶鄉音,但清晰、有力,隨著(zhù)他的朗誦,觀(guān)眾們真切地感受到一個(gè)受傷的“過(guò)客”正在人生路上堅韌不屈地前行。待朗誦結束后,老人已是激情澎湃,在全場(chǎng)觀(guān)眾的掌聲中,他竟然從輪椅上一躍而起,只見(jiàn)他拿起身邊的手杖,來(lái)了一個(gè)漂亮的轉身,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下臺去,只留給還沒(méi)來(lái)得及去攙扶他的親友們一個(gè)蒼勁的背影。這一刻,所有人都驚呆了,只有報以更加熱烈的掌聲……這位老者,便是時(shí)年已93歲,被稱(chēng)為中國話(huà)劇“活化石”的戲劇家歐陽(yáng)山尊。

1914年5月24日,歐陽(yáng)山尊誕生于湖南瀏陽(yáng),屬虎,取名歐陽(yáng)壽。祖母的父親劉人熙,曾做過(guò)湖南督軍,思想開(kāi)明,以“虎乃山中王者,王者為萬(wàn)物之尊”,為曾外孫改名為歐陽(yáng)山尊。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篇2)

歐陽(yáng)山尊(1914.5.24-2009.7.2),出生于湖南瀏陽(yáng),曾任中國文聯(lián)榮譽(yù)委員、中國戲劇家協(xié)會(huì )顧問(wèn),是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的建院創(chuàng )始人之一。歐陽(yáng)山尊受父親歐陽(yáng)予倩的影響與熏陶,于7歲登臺,13歲參演電影。他在學(xué)生時(shí)代便參與了許多劇社的演出和舞臺工作,親歷了新編京劇、文明戲、獨幕話(huà)劇、多幕話(huà)劇等在各時(shí)期的發(fā)展。正當畢業(yè)之際,“全面抗戰”爆發(fā),他毅然加入上海救亡演劇一隊,屢經(jīng)輾轉,于1938年到達延安。

歷任抗日軍政大學(xué)總校文工團副團長(cháng)、八路軍120師戰斗劇社社長(cháng)等職。1942年春,歐陽(yáng)山尊受邀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huì )并作了發(fā)言。從華北敵后到晉西北根據地,他創(chuàng )作、導演過(guò)多部反映敵后斗爭和部隊現實(shí)生活的戲,在延安演出時(shí)受到____的表彰。新中國成立后,他參與組建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先后擔任副院長(cháng)、副總導演、黨組書(shū)記。他親自主持了首都劇場(chǎng)的建設,參與劇院管理、方針制定及藝術(shù)生產(chǎn)等諸多方面。同時(shí),他執導了《春華秋實(shí)》《日出》《帶槍的人》《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李國瑞》《關(guān)漢卿》等二十余部劇目。波瀾壯闊的時(shí)代、豐富的人生閱歷和悠長(cháng)的生命足跡,成就了這位中國話(huà)劇的守望者。歐陽(yáng)山尊曾以“戰斗的歷程”為題,總結出“中國話(huà)劇有戰斗化、民族化和現實(shí)主義的光榮傳統”。

追憶先賢,當傳承其藝術(shù)精神,汲取奮發(fā)有為的前行力量。我們相信,在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上,廣大文藝工作者一定會(huì )認真貫徹落實(shí)____文化思想,繼承以歐陽(yáng)山尊為代表的老一輩藝術(shù)家愛(ài)國為民、崇德尚藝的精神,沿著(zhù)他們的光輝足跡,為推動(dòng)文藝繁榮、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而不懈奮斗、砥礪前行。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篇3)

1931年,歐陽(yáng)山尊從滬江大學(xué)附中高中畢業(yè),因為學(xué)校沒(méi)有他中意的電機系,他便放棄直升機會(huì ),報考交通大學(xué)的電機系。不料考試前一天他忽然得了霍亂,沒(méi)能完成考試,遂決定第二年投考南洋大學(xué)電機系。經(jīng)過(guò)朋友介紹,他到暨南大學(xué)所在的真如鎮補習數學(xué)。不久,就發(fā)生了令他終生難忘的這一幕。戲剛散場(chǎng),劇情便在現實(shí)中重演,這猝不及防的戲劇性遠勝于編劇的想象。那晚,歐陽(yáng)山尊頂著(zhù)頭上盤(pán)旋的敵機,搭火車(chē)離開(kāi)真如鎮。列車(chē)行進(jìn)中,炸彈不時(shí)襲來(lái),與他腦中未褪去的劇情交疊……這一年,大學(xué)招生暫停。

轉年,歐陽(yáng)山尊終于考取大夏大學(xué)數理系。在校的幾年,他仍舊是演劇活動(dòng)的積極分子,甚至差點(diǎn)因演出反對國民黨的劇目被開(kāi)除學(xué)籍,后來(lái)在父親的幫助下,他轉到英國文學(xué)系。臨近畢業(yè)時(shí),他用英文完成了畢業(yè)論文《中國小說(shuō)史略》,原本打算畢業(yè)后和金山一起將業(yè)余劇社職業(yè)化,做成像中國旅行劇團那樣的職業(yè)劇團,或者跟隨父親繼續拍電影。孰料剛踏出校門(mén),迎接他的又是“七七事變”的炮聲。本著(zhù)“天事地事,抗戰救亡,不當亡國奴是大事”的決心,他隨即加入上??谷站韧鲅輨∫魂?,奔赴西北戰場(chǎng)。在隨演劇隊到達八路軍山西總部,為剛打完平型關(guān)戰役的戰士們演出后,幾經(jīng)輾轉,到達延安。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篇4)

歐陽(yáng)山尊跟隨救亡演劇隊一路上為士兵和傷員演出打氣,他們往往是一邊趕路一邊創(chuàng )作排練,從構思、編劇到表演,一氣呵成。

1938年,歐陽(yáng)山尊買(mǎi)了一輛自行車(chē),騎行八百多里,最終達到革命圣地延安,在山溝的廣場(chǎng)上見(jiàn)到了____,對于他講述的“文藝要為工農兵大眾服務(wù)”,歐陽(yáng)山尊深以為然,決心投身于解放區的文藝工作。

也就是這個(gè)春天,歐陽(yáng)山尊接到了一項特殊任務(wù),為一位來(lái)延安訪(fǎng)問(wèn)的美國軍官當翻譯,陪同他考察華北敵后戰場(chǎng)。

這個(gè)名叫埃文斯·福代斯·卡爾遜的美國上尉,1938年4月下旬抵達延安,他以美國駐華大使館參贊和美軍觀(guān)察員的身份,成為第一個(gè)訪(fǎng)問(wèn)抗日根據地的美國官員。

起初,卡爾遜是因為讀了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西行漫記》),從而激發(fā)了想親自去陜北紅區看一看的愿望。作為曾經(jīng)羅斯??偨y衛隊的一員,卡爾遜將他在中國戰場(chǎng)上的觀(guān)察通過(guò)總統秘書(shū)瑪格麗·莉·漢德向羅斯福直接傳遞。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篇5)

原名歐陽(yáng)壽,是生于湖南瀏陽(yáng),是中國戲劇的奠基人之一,是中國著(zhù)名戲劇、戲曲、電影藝術(shù)家歐陽(yáng)予倩之子,被稱(chēng)作中國話(huà)劇界的"活化石";新中國成立后,1978年,任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副院長(cháng)兼副總導演, 歐陽(yáng)山尊參與了創(chuàng )建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的工作,與焦菊隱、夏淳、梅阡等人一起開(kāi)創(chuàng )了北京人藝現實(shí)主義話(huà)劇風(fēng)格,先后導演了《春華秋實(shí)》《日出》《帶槍的人》《三姐妹》《楊開(kāi)慧》《末班車(chē)上的黃昏戀》等50多部話(huà)劇;除了話(huà)劇之外,他還導演了《關(guān)漢卿》《松贊干布》《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紅色宣傳員》《于無(wú)聲處》等數十部舞臺劇和影片《透過(guò)云層的霞光》、電視劇《燃燒的心》等。2007年中國戲劇百年紀念,歐陽(yáng)山尊曾以年逾93歲高齡最后一次登臺演出,在解放軍歌劇院朗誦了《過(guò)客》。

我和京劇雖然有著(zhù)較久的淵源,但卻完全是一個(gè)京劇的外行。還是孩童時(shí)期,我經(jīng)常被帶到父親歐陽(yáng)予倩所主持的“更俗劇場(chǎng)”看京戲。當時(shí)我愛(ài)看的是父親在演《饅頭庵》時(shí),一面唱著(zhù)一面在空中飛來(lái)飛去;是梅蘭芳演《天女散花》時(shí),最后把花籃里的花倒出來(lái),隨著(zhù)降下滿(mǎn)臺花雨;是蓋叫天演哪吒時(shí),把乾坤圈?;盍?。但是我不愛(ài)看袁寒云演的《陽(yáng)關(guān)折柳》,因為只有一些穿紅袍的人站在臺上光是在唱……這些,說(shuō)明我自孩提時(shí)就不是一個(gè)夠格的京劇欣賞者。

10多歲時(shí),父親為了試試我是否有演京劇的天資,教我唱《打漁殺家》中“昨夜晚吃酒醉,和衣而臥”那幾句肖恩的唱詞,結論是我不是那個(gè)材料。成年以后,父親已經(jīng)結束了京劇演員的生活,我也開(kāi)始了業(yè)余話(huà)劇活動(dòng),與京劇已很疏遠??谷諔馉幤陂g,我在文工團被戰友裴東籬(他是京劇名票)拉來(lái)為他演的京劇跑過(guò)龍套,總算是沒(méi)有鬧出什么笑話(huà)來(lái)。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篇6)

新中國成立后,歐陽(yáng)山尊參與了創(chuàng )建北京人民藝術(shù)劇院的工作,他與焦菊隱、夏淳、梅阡等人一起開(kāi)創(chuàng )了北京人藝現實(shí)主義話(huà)劇風(fēng)格,這期間盡管經(jīng)歷了無(wú)數的政治風(fēng)浪,但歐陽(yáng)山尊始終沒(méi)有放棄對話(huà)劇藝術(shù)的追求與探索,他曾先后導演了《春華秋實(shí)》、《日出》、《帶槍的人》、《三姐妹》、《楊開(kāi)慧》、《末班車(chē)上的黃昏戀》等50多部話(huà)劇,沒(méi)有人知道這些作品傾注了他多少心血,從而成為一代人心中無(wú)法抹去的深刻記憶,成為中國話(huà)劇史上不朽的經(jīng)典作品。

“戰斗性、民族化和現實(shí)主義是中國話(huà)劇的優(yōu)良傳統?!崩先嗽f(shuō),中國話(huà)劇是伴隨著(zhù)國家命運和民族興亡而誕生的,伴隨著(zhù)時(shí)代的風(fēng)雨而興衰沉浮,走過(guò)了一條曲折的、不平凡的道路。

他始終強調話(huà)劇創(chuàng )作要與時(shí)俱進(jìn)。晚年時(shí),他對現實(shí)主義話(huà)劇傳統的繼承也越來(lái)越關(guān)心,提出北京人藝應該到中關(guān)村去體會(huì )“科技是第一生產(chǎn)力”,應該到農村去了解國家的“三農”政策,“戲劇應該回到生活中,回到大眾中去,不能站在大眾頭上指手畫(huà)腳,自命不凡。如今有些戲觀(guān)眾看不懂,只是一些人的孤芳自賞,不是大眾化,而是‘化大眾’,這樣的戲劇脫離了群眾。話(huà)劇需要打開(kāi)局面,要靠文藝人的精神和追求?!?/p>

歐陽(yáng)山尊名人事跡故事(篇7)

1907年,中國留日學(xué)生組織的春柳社在東京演出了《茶花女》片段和《黑奴吁天錄》,中國話(huà)劇自此誕生。而1914年出生在湖南瀏陽(yáng)的歐陽(yáng)山尊,只比話(huà)劇小七歲。從左翼話(huà)劇到北京人藝,他的一生見(jiàn)證了近一個(gè)世紀的中國話(huà)劇史,成為中國話(huà)劇的“活化石”。

歐陽(yáng)山尊出生于文人世家,父親歐陽(yáng)予倩是中國話(huà)劇的奠基人之一。他從小便跟隨父親穿梭于舞臺,體驗梨園藝人的生活。但年少時(shí)期的歐陽(yáng)山尊一心渴望“科學(xué)救國”,他曾立志成為電機工程師,熱衷于工科和物理學(xué)。他大學(xué)畢業(yè)時(shí),恰逢抗日戰爭爆發(fā),日軍抵達上海郊區時(shí),他第一次意識到戰火離自己如此之近,愛(ài)國救亡的情緒促使他毅然加入上海救亡演劇隊,前往西北前線(xiàn)。

他們一邊趕路一邊創(chuàng )作排練,為各地的士兵和傷員演出打氣。從構思、編劇到表演,往往只有幾天時(shí)間。土臺子當作舞臺,軍被成為了幕布……這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成為歐陽(yáng)山尊珍存的記憶。他曾回憶到:“我常常帶著(zhù)劇團到村子演出,演出的時(shí)候,沒(méi)有燈光就往喝水用的缸子里倒點(diǎn)兒菜籽油,放上一根棉花捻子點(diǎn)燃照明,即使這樣,我們演出得也特別賣(mài)力,老百姓很喜歡看。有時(shí)候突然下起雨來(lái),我們不停,老百姓就站在雨中看戲,一直到演出結束還不肯離去?!蓖渡砜谷諔騽∈菤W陽(yáng)山尊戲劇生涯的里程碑,也為其現實(shí)主義創(chuàng )作風(fēng)格奠定了基礎。

208869